第三章 作者:水千丞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1-12-03
  •     送完倆人簡隋英就回公司了。
        雖然見著李玉的這幾個小時有種發現新大陸的興奮難耐,但是他畢竟是個有正事兒的男人,暫時把李玉放腦后了,專心處理工作。
        忙完了之后天也黑了,他叫了皮皮一起吃飯,晚上在酒店把白嫩嫩地男孩兒壓在身下好好發泄了一番。
        性-事過后卻沒體會到暢快淋漓的感覺,身體雖然很累,心里卻沒滿足。他希望在他身子底下尖叫的是那個一臉淡漠的英挺少年。
        不過簡大少再禽獸,也沒打算現在就對李玉出手。
        還有不到倆月就高考了,孩子寒窗苦讀十多年,自己不能這時候耽誤人家。老李家是個人才輩出的地方,子孫輩兒的個個出類拔萃,李玉這小子看著也不簡單。
        而且美色當前那股強烈的沖擊力過去后,簡大少腦子也清醒不少。他有點兒猶豫,老李家的人是不是還是不動的好。
        李家這幾個孫子輩兒的情況他是知道一點兒的。
        當年李玉他爸已經有了個大胖小子了,沒想到又懷了李玉,而且他媽死活不肯打掉。當官兒當到他們那個層次,無數雙眼睛盯著呢。八幾年的時候正是計劃生育最緊的時候,當官的作為表率,沒幾個敢犯忌諱,做得越大越不敢。據說當時他們家逼著他媽打掉,他媽死活不肯,說孩子給他托夢了,他孩子是大富大貴的命,無論如何得留下,讓她打孩子除非弄死她。
        他們家實在沒辦法了,偷偷把李玉過到了他姑姑名下,他姑姑姑父因為這個差點兒連工作都沒了,但好歹是保住了他爸。
        李玉現在看戶籍,那還是他姑姑的兒子,只不過這幾年政策放寬了,管得也松了。跟李家關系好點兒的都知道這茬,但現在舀這個做文章也做不起來了,一是時效早過了,二是李玉他爺爺已經基本沒人能動得了了。
        這么個家族頂著巨大的風險留下來的孩子,那可是全家人的心肝肉。
        簡大少覺得這么把他拐帶歪了,要是被老李家知道了,他也不用混了。
        不過換個角度想吧,有幾個男的年輕的時候沒干點兒出格的事兒呢。他就是睡睡李玉又能怎么樣呢,倆人早晚一拍兩散,到時候他哪兒涼快哪兒呆著,李玉該干嘛干嘛,及時行樂,不也挺美的。
        簡隋英思來想去,從理智上來說,他應該看著意-淫一下就得了,畢竟李玉再好看,世界上好看的男孩兒那也是一抓一把,何必頂風作案呢?墒抢钣衲情L相,那氣度,怎么就那么對自己胃口呢,他怎么就那么稀罕呢。他這個人越是不可為越想試試,當察覺到李玉不太應該動的時候,他還就他媽愈發地想動。
        簡大少都為自己這種性格嘆氣了。
        他把煙往煙灰缸里一按。
        去他媽的,不想了。說不定過個幾天他連李玉長啥樣兒都忘了呢,自己在這兒糾結個屁呀。
        他把手伸進被窩里,掐了把皮皮嫩-滑地屁股,“小浪-貨,別睡了!闭f著就把被子掀開了,手在男孩兒身上放肆地摸著。
        皮皮嘟囔了一聲,咯咯直笑,“簡少,你頂著我了,你真厲害,今晚還來啊……”
        一連三個星期,簡隋英都沒再回過家,他對李玉這個人,基本也淡忘了。
        可是趕巧了,他老子來了一通電話,讓他回家吃飯,并且讓他順路接上他弟弟回來。
        他老子一直堅信,他們兄弟應該多些時間相處,感情才能有所改善。其實他越是讓簡隋英跟簡隋林呆在一起,他就越煩簡隋林。
        撇開簡隋林那個不要臉的媽,簡隋林本身也不是簡隋英想要的弟弟。
        他記得簡隋林剛來他家的時候,唯唯諾諾,誰聲兒大點兒就直縮脖子,長得也是跟小姑娘一樣,簡隋英見他第一眼就膈應。
        不過現在都長大了,簡隋英也不像小時候那么不知輕重,所以簡隋林的日子好過了很多,但是倆人的關系依舊是如履薄冰。簡隋英不愿意回家,也不過是圖個眼不見心不煩。
        可是他老子發話了,他也沒辦法,只好提前下了班兒,去學校接簡隋林。
        他到學校的時候學生都走得差不多了,他給簡隋林打了個電話,沒想到這邊兒電話剛接通,不遠處他聽著耳熟地鈴聲就響起來了。
        簡隋英扭頭一看,離校門口不遠處的籃球場上,正有幾波人在打球,他一眼就看到了簡隋林,也看到了在簡隋林旁邊兒的李玉。
        簡隋英覺得心突然狠狠跳了幾下,掛上電話,徑直往籃球場走去。
        簡隋林大老遠也看到了他,趕緊跑了過來,露出一口白牙笑著,“哥,你來了!
        “嗯!焙喫逵㈦S便看了他一眼,眼光就漂移到了李玉身上。李玉身上穿著的校服襯衫已經被汗打透了,褲腿兒挽到了膝蓋,露出那雙修長結實的小腿,陽光散在他身上,說不出地耀眼,不怪籃球場邊兒圍著的小姑娘一臉癡醉地看著他。
        李玉漂亮地一個三步上籃,小姑娘們連連尖叫。緊接著他就甩下了球,左右看了看,似乎在找人,最終目光定在他們這邊兒,他頓了頓,然后也跑了過來。
        簡隋英的目光已經徹底被他吸引了,笑看著他離自己越來越近,那步伐好像踩在他心上似的。簡隋英真料不到自己還能有對人怦然心動的時候,還是對一個毛頭小子,這感覺又新鮮又美好,簡直讓他覺得自己回到了少年時代。
        這段時間被他淡忘的對李玉的欲念,在見到他的一瞬間就給挑得老高。
        李玉朝他點頭,“簡哥!
        簡隋英笑道:“李玉!彼従彽亟谐鲞@個名字,渀佛在輕輕咀嚼,細細把玩,“好長時間不見了,有兩三個星期了吧!
        “嗯,有!崩钣耠S口答道,然后轉向簡隋林,“現在走嗎?”
        簡隋林點頭,“走吧!
        簡隋英心花怒放,努力克制著自己不表現出來,“他也去嗎?”
        “是啊,還請了其他同學,不過李玉先跟我們回家吃飯!
        簡隋英正想問他請好幾個同學干嗎。
        李玉似乎看出了他的想法,語氣有些生冷地說,“今天是隋林生日!
        簡隋英“哦”了一聲,也沒了下文,“走吧!
        簡隋林眼里掠過失望地神色,被李玉一絲不落地捕捉到了眼里,他的神情變得更冷了。
        路上李玉對簡隋英說的話基本有問必答,但絕不多說一句,簡隋英也覺得沒趣,便也不說話了,三個人各有心事,各自看著窗外。
        回到家后,主宅燈火通明,門口停了幾輛車,簡隋英知道是他家親戚來了。
        他一進屋子所有眼光都落到了他身上。
        “隋英回來啦!彼眯χ蟻,看到他滿眼歡喜的樣子。
        “二姑,姑父!
        簡隋英一一打了招呼,最后他的目光飄到了坐在沙發角落的人身上。
        那是個非常美麗優雅的女人,年紀不過三十來歲,神情有幾分冷,明顯被孤立在那里,渀佛一屋子的親戚都沒看見她。直到簡隋林走過去坐到她身邊,叫了聲“媽”,她的神情才柔和下來。
        簡隋英露出一個譏諷地笑。
        今天是簡隋林十八歲的生日,算是個頗有意義的日子,到場的親戚不算少,家里一時很熱鬧。
        飯桌上大家主要的話題都集中在簡隋林考學的事情上,七嘴八舌地分析著他的成績和應該報考的學校,氣氛倒像是普通人家的聚餐。
        簡隋英故意挨著李玉坐,對他們說得東西充耳不聞,只是隔三差五地跟李玉搭搭話。只不過李玉也挺忙的,老李家的孫子來了,簡家的親戚對他都相當客氣,但凡詢問簡隋林的事情,基本上也拉不下李玉,誰叫倆人是同學呢。
        簡隋英覺得異常沒趣。
        吃完飯長輩們開始紛紛給簡隋林塞紅包。
        簡隋英看著簡隋林一手的紅包,從自己口袋里也掏出支票本,填了個數就撕下來遞了給他,“來,舀去花吧!
        簡隋林慢慢接了過來,臉上看不出什么表情,“謝謝哥!
        他老子正好站在倆人旁邊兒,瞟了眼支票就不太贊同道:“隋英,你也不給你弟弟挑個禮物,他一個十來歲的學生,給他那么多錢干什么,不著調!
        簡隋英不在意道:“他都成年了,應該知道怎么花錢!
        簡東遠皺著眉頭哼了一聲,明顯不太滿意。他又對簡隋林道:“你也是大人了,可別光知道花錢不知道掙錢,以后多跟你哥學學!
        “是,爸!焙喫辶贮c著頭,玻璃珠似的眼睛看著他哥。
        “行了,叫馬叔送你們去你們朋友聚會的地方吧,今晚好好玩玩兒!
        簡隋英搶道:“我送他們去吧!
        簡東遠問道:“你不留下跟我們聊聊?”
        簡隋英早就想走了,心想跟你們一群老頭老太太有什么好聊的,“不了,我晚上有點兒事兒,正好送他們去了!
        “那行吧!
        簡隋英如獲大赦,帶著倆人迅速撤離了現場。
        簡隋英把倆人送到了一個唱ktv的地方,有些不舍地看了李玉一眼,就打算走。
        簡隋林猶猶豫豫地沖他說,“哥,你也上去吧!
        簡隋英道:“我上去干嗎,不都是你同學嗎?”
        簡隋林抿著嘴,輕聲道:“上去坐坐吧……”
        簡隋英瞪了他一眼,“你叫我跟你們一群小孩兒坐坐,能坐出個鳥來?”說著就發動了車。他才沒空陪一群小屁孩子玩兒。
        李玉突然開口道:“簡哥,上去坐坐吧,今天是隋林生日!
        簡隋英發動車的手一頓,鑰匙沒擰到地方,瞬間發動機就怪叫著死火了。
        他轉臉看了李玉一眼,少年英俊的面孔在霓虹燈下忽明忽暗,看上去別有一番風情。
        李玉正以一種期望地眼神看著他。
        英雄難過美人關啊。
        簡隋英把鑰匙一拔,“行行行,我今天犧牲一回,就陪你們玩玩兒!
        ------------------------
        盜文可恥自重,本文原創地址:391566.jjwxc.net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fg美人捕鱼技巧秘籍 黑龙江11选5开奖结果 广东快乐10分精准计划20分钟一期 河南快三走势 2019幸运赛车走势图 12113期体彩排列5 浙江11选五遗漏查询 股票分析报告怎么写 福彩北京快3最新开奖走势图 福彩3d开奖号 幸运农场必中计划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