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作者:水千丞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1-12-03
  •     簡隋英長這么大頭一次,干了一回哥哥應該干的事兒,去接自己高考的弟弟回家,當然主要目的還不是為了他。
        剛開到他們考試的學校那條街的街口,他頭就大起來了。
        一輛輛汽車堵得整條街幾乎水泄不通,滿眼看過去不是人就是車,除了車就是人,連交警都來指揮疏導交通了。
        二十分鐘過去了簡隋英的車就前進了不到十米。
        “媽的,堵成這樣……行了你別往里進了,我自己下車去找他們,你在前邊兒掉頭,在街對面兒等我們吧!
        他的司機也松了口氣,這么一點點磨蹭著往前進,換了誰都心煩。
        簡隋英一開門,一股熱浪差點兒把他掀回去。
        他瞇著眼睛看了眼大日頭,下了車,往校門口走去。
        腳脖子還有點兒疼,但是不影響走路,關鍵是這個熱讓人受不了。
        還好也就百來米的路,簡隋英晃晃悠悠地就走到了,然后跟一群伸著脖子一臉焦急的大叔大媽站在一起盯著校門看。
        簡大少身高腿長氣質出,往一群學生家長堆里一站,格外地顯眼。
        簡隋英問了個站他旁邊兒的大媽,知道還有個兩三分鐘上午的考試就結束了,就趕緊找個樹蔭站下了,耐心地等著。
        正無所事事地隨處打量呢,就聽著背后有人叫他。
        那人叫得是“簡少”。這么叫他的人,要么是跟他不太熟地太子黨,要么就要緊著巴結他的。
        他扭頭一看,來人高大俊逸,容貌跟李玉有幾分相似,只是面相有幾分嚴肅的威儀,步履生風,一看就不是一般人,“哎,喲,這不李大公子!
        來得不是別人,正是李玉的大哥李玄。
        他跟李玄并不是特別熟。
        李玄跟他不一樣,李老爺子是文官兒,他家老爺子是武將,雖說同屬開國元勛一類的人物,但是文化人兒和舞刀弄槍的,自古以來就是互相看不上。
        他家老爺子和李老倒沒有看不上,只是交情不深。但是李老爺子跟他爺爺不同,對于子孫的文化教育抓得特別緊。
        倆人差不多大,他小時候裹著泥腿子上樹掏鳥窩的時候,聽說李玄已經規規矩矩坐桌子前學英語了。
        所以他這種成天打架闖禍一條新褲子穿不過兩天的野小子,自然跟李玄這樣知書達理乖巧聽話的好孩子玩兒不到一塊兒去。
        倆人各自有各自的圈子,雖然這些圈子多有交集,但是他們始終就是客客氣氣見面寒暄一下的交情。
        但是在這樣烈日當頭人山人海的場景下,倆人抱著一樣的目的不期而遇,多少把彼此的關系扯近了一點兒。
        李玄笑著撥開人群走過來,跟他握手,“簡少,真巧啊!
        簡隋英也笑道:“可不,這叫不叫緣分,你來接李玉的吧!
        “我是來等他的,不過不是來接他的,他跟我說了,要跟隨林一起住你家。我今天剛下飛機就趕來了,還沒倒出空來給你打個電話,真是麻煩你了!
        “說什么麻煩,見外了吧。你弟弟還不就是我弟弟,再說這倆孩子玩兒得特別好,考試前倆人在一起說說話,能放松情緒,對他們考試也有幫助!焙喫逵⑿呛堑卣f著,多多少少是有點兒巴結著李玄的。
        他們這些有名有姓對新中國的建立流過血出過汗的人家,上邊兒對他們的態度有個不成文的規矩,那就是一家一代就重點提拔一個,多了不行。
        這是什么意思呢,像他們老簡家,他爺爺倆兒子倆閨女,指了他叔叔,那他們全家,上邊兒就對他叔叔重點提拔,基本上至少要在卸任前提到x委。其他子女該干嘛干嘛,就算也進政府,提拔也是有限的,這就是所謂的制衡。所以他爸當了幾年官兒,就下海了,他家是他爸這邊兒握著錢,他叔叔握著權,家族能長興長望。
        而李家呢,是李老爺子指了李玄和李玉的爸,他爸又指了李玄,基本上李玉想走仕途,肯定沒他旺,所以李家以后當家的必然就是李玄。
        李玄也是非常爭氣,從小到大那都是跟“優秀”倆字兒沒分過家,一路上風生水起,不到三十就是處級了,過兩年還得提,前途一片光明,仕途一片坦蕩,基本上是同輩人之中混得最好的。
        簡隋英雖然現在也春風得意,但是他叔叔畢竟不是他親爹,而且有一天會退,他表弟還
        小,下一任接班人還沒選定。在京城官場這大深潭子里,必須從小就開始積攢和發展自己的人脈,這脈絡伸展地越大越廣,他和簡家的根基才能長長久久地穩固下去。
        跟李玄這樣的李家未來當家處好關系,是簡隋英求之不得的,而李玄也多少抱著一樣的想法。
        他前段時間聽說李玄給調廣西去了,沒想到今天能在這里碰上。
        李玄笑著對他的話表示贊同,“是,我深有體會,高考前心情最重要了。他住在你那兒離考場進,也就省去了遲到的風險了,真得好好謝謝你!
        “快別客氣了,多大點事兒,不就一張床一口飯嘛!
        倆人相視而笑,開始東南西北地閑扯。
        繞了不一會兒,簡隋英就把話題巧妙地繞到了北海。
        他那天不是跟他爸隨口胡說的,是真想在北海弄塊地。他最近接觸了一個項目,是生產飼料的,能把成本壓縮到很低,在市場上很有競爭力,但是原料需要從東南亞進,離他工廠最近的港口就是北海港口。這項目是個小項目,他本來是看不上的,無奈是他一個鐵哥們兒的小舅子的媳婦兒弄得,一來二去就想讓他投資扶持。他想來想去,不想出錢,如果能以節能環保廢料再利用的名目跟政府要塊兒地,用這塊地去融資,就是空手套白狼,將來把這個企業扶持上市了,他就能狠賺一筆。要是弄不來地,他手頭好項目多了,也不愿意把錢浪費在這上邊兒。他抱著試試的心情,多少給人活動活動,能成最好,不成也給人個交代。
        他想來想去,還就李玄這個關系比價靠譜,于是就稍微探了探口風。
        這地方也不是談事情的地方,李玄盯著校門口一往外出的學生,有些心不在焉。他也沒正面回答,巧妙地給帶了過去,說找機會一起吃飯聚聚,到時候再探。
        簡隋英也知道這時候不合適,也就是隨口說說,把這個事兒在李玄心里留下點印象。于是也就專心看著校門口。
        不一會兒,簡隋英就看到校門口出現了一個唇紅齒白俊秀非凡地少年,他簡直是比李玄還激動,大老遠就大聲喊,“李玉,李玉!”
        李玄給他嚇了一跳,詫異地看了他一眼。
        李玉根本沒聽著,人太多了。
        李玄也喊了兩聲,還想撥開人群過去,無奈翹首企盼地家長們都開始往校門口擠,要過去實在費勁。
        簡隋英趕緊掏出手機給李玉撥了個電話。
        他遠遠看見李玉掏出手機,皺著眉頭猶豫了一下,最后接了,“簡哥……”
        “往你左邊看!
        李玉愣了一下,扭頭一看,就見簡隋英在朝他招手,旁邊還站著他大哥。
        李玉沖他大哥笑了一下,趕緊跑過來,“哥,你怎么來了!
        “爸媽不想來,說那年送我來高考的時候嚇著了,人太多,車都走不動,就讓我來,看看你情況怎么樣!
        李玉露出雪白地牙齒一笑,“我感覺挺好的!彪S后想起來什么,沖簡隋英道:“簡哥,隋林跟我不是一個考場!闭f話間,他電話也響了,“喂,隋林,你哥來了,我哥也來了,在校門左邊兒!
        不一會兒,簡隋林業風塵仆仆地過來了,臉上的表情很平靜。
        簡隋英難得上心地問,“考怎么樣?”
        簡隋林微微一笑,“沒什么感覺,應該不會太差!
        “哈哈,那就好,別想了,考完就算,還得準備考別的呢!
        李玄拍著李玉的肩膀,“你簡哥說得對,考完就別想了,老二,你在你簡哥家給人家添麻煩了,有沒有好好謝謝你簡哥!
        “哎呀!焙喫逵⑴牧讼吕钚募绨,“還有完沒完了你!
        李玄哈哈笑起來,“今天中午我做東,隋林,想去哪兒吃飯?”
        簡隋林笑道:“李大哥,我不挑食!
        簡隋英道:“別出去吃了,我在家里都準備好飯菜了,走走走,中午都去我哪兒休息!
        李玄還客套了幾句,簡隋英非得讓他跟他回家吃飯。
        李玄也就順水推舟道:“也好,你們吃完飯正好好好睡一覺!
        簡隋英帶著三個人走過一條街,司機正在對面兒等著他。
        上車的時候他們稍微有點兒發愁,這四個人沒有一個個子下一米八的,前座坐一個,后面得擠仨,三個大男人擠那么點兒地方,那難受勁兒自己想吧。
        簡隋英后悔開這個小轎車了,非要讓李玄坐前邊兒。
        李玄也跟著客氣,非讓簡隋英坐前邊兒。
        倆人畢竟不熟,都得把面子給足了對方,以后才好交往。
        最后簡隋英硬是把李玄推上了副駕駛。他自己樂呵呵地跑到后面,擠在自己弟弟和李玉之間。
        李玉的胳膊就貼著他的腰側,大腿緊貼著大腿,李玉身上那股清爽的味道就在他鼻間飄蕩,他真想一扭頭就在李玉光滑地臉蛋兒上來一口。
        簡大少美得就差沒笑出來了。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fg美人捕鱼技巧秘籍 体彩舟山飞鱼规则 安徽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牛 上海期货配资 宋钱 湖北十一选五走势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结果l 近期短线股票推荐 凤凰彩票app下载 吉林11选5手机助手 股票行情今天大盘分析 海南自行车环岛赛体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