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作者:水千丞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1-12-03
  •     李玉出來的時候,簡隋英正坐在床頭看李玉的筆記本。
        他看了看被團成一團仍在椅子上的薄被,抬了抬下巴,“怎么了?”
        “哦,不小心撒了杯水,其他被子都太厚了,就這一條薄的了,咱倆湊合湊合吧!焙喫逵⑴牧伺乃亲由仙w的那條。
        李玉目測了一下那條小毯子的大小,表情有些不自然。
        簡隋英挪到床里,沖他招手,“來你看這個新聞!
        李玉走了過去,似乎有些猶豫。
        簡隋英拍著身邊的床鋪,邪笑道:“上來呀,怕我吃了你呀!
        李玉越來越覺得簡隋英對自己的態度太過詭異,但他心里上始終難以接受簡隋英對他有非分之想。
        他做到簡隋英旁邊兒,簡隋英把電腦上的新聞指給他看,原來是某個市的舊城改造項目批給了一個開發商,他有些羨慕道:“這小子可發大財了!
        倆人洗完澡都還算精神,簡隋英根據自己的經驗,給李玉分析了一下這個項目可能的成本和利潤,李玉聽得很認真,時不時問些問題。
        講完之后簡隋英得意地問了一句,“你跟我一個多倆星期了吧,是不是學了不少東西了!
        李玉點點頭,對這個倒是服氣的。
        簡隋英這個人雖然很多地方不著調,但確實是一個有遠見卓識,有決斷力和手腕的生意人。盡管他的年輕有為跟家里的背景分不開,但他本人的能力也著實讓人欽佩
        跟在他身邊,可以學到很多東西這一點,李玉不否認,只是……
        簡隋英把電腦合上,放到了桌邊兒,然后舒舒服服地躺下了,“睡不睡?”
        李玉點點頭,伸手要去關燈。
        “哎,你還穿著我運動服睡覺?你不怕熱啊!
        “沒關系!
        “脫了吧,我保證你熱得睡不著覺!
        簡隋英全身就穿著條內褲,并且只用被子的一角蓋上了肚子,看上去就像□似的,李玉看著他光溜溜地胸脯和大腿,別過臉去躺了下來,“不會,睡吧!
        李玉剛閉上眼睛,簡隋英就湊了過來,柔聲道:“小李子,睡前喝點水吧!
        李玉一驚,睜開眼睛,簡隋英的臉就近在咫尺,他趕緊接過水杯,對付著喝了一口。
        簡隋英又殷勤地拉過被子的一角蓋在他肚子上,“這個再熱的天氣,哪里不蓋都行,也要蓋上肚子,不然會著涼的!
        李玉尷尬地任簡隋英給他蓋上小毯子,簡隋英的手還有意無意地蹭了下他的腰。
        蓋完之后簡隋英離李玉更近了,李玉甚至能透過薄薄地運動服褲感覺到簡隋英大腿的熱度。
        倆人雖然都沒說話,但是這么安靜的地方,哪怕是對方的呼吸聲都能聽得一清二楚。
        簡隋英只覺得越來越熱,因為心根本靜不下來。朝思暮想地鮮肉就在自己身邊兒洗得干干凈凈地躺著,這時候還能冷靜下來的男人,絕對那玩意兒有問題。
        操,不帶這么折磨人的呀,簡大少牙都要咬碎了。
        可是他能干什么呢,總不能強-奸人家吧,他不好那口呀?墒遣桓牲c什么吧,他實在不甘心,要是傳出去還以為他簡大銷了呢,這誤會可大了。
        簡大少這邊兒腦子里正翻江倒海呢,李玉也并沒有好受到哪兒去。
        這兩天倆人之間的氣氛愈發奇怪,簡隋英都對他殷勤成這樣了,他要還是沒知覺就是傻子了。一想到簡隋英可能對他抱著那樣的心思,他就有種怒火攻心的感覺。
        就這么靜靜地躺著,他就能聽到簡隋英的呼吸有些急促,鬼知道他腦袋里到底在想什么。
        李玉越想越覺得自己好像躺在麥芒上,渾身都難受,他又熱又煩躁,實在躺不住了,騰地一下坐了起來,想出去透透氣。
        李玉一動,簡隋英腦子里好像有根繃著的弦兒突然嘎巴一下斷了似的,他想也沒想就跳了起來,他其實都沒想好他要做什么,他只是不想李玉走。
        李玉也被他的動作嚇了一跳,條件反射地推了他一下。
        這下更不得了,簡隋英也跟炸了毛似的一把抓住他的肩膀。
        黑暗中除了視覺外,其他感官都異常地敏感,兩個人的神經都處在高度緊張地狀態,任何一個動作都可能刺激到對方。
        李玉出于自我防護的意識更加用力地想推開簡隋英,簡隋英出于誰敢不順著老子老子就收拾誰的少爺脾氣則更加用力地拽著他的胳膊,并且整個人撲了上去。
        他這樣攻擊性的動作徹底把李玉惹毛了,他還沒撲到李玉身上,李玉已經拽著他的胳膊用力一掄再伸腳一踹,簡大少的身體就在空中劃了個笨拙的弧線,然后直接往床下隕落了。
        簡大少那也不是省油的燈,長這么大他打架要么贏,要么兩敗俱傷,從來就沒有輸的概念,他往地上摔的時候也沒有松開李玉的胳膊,反而狠狠一拉,李玉一骨碌地跟著他掉到了床下。
        李玉掉到了他身上,簡大少一摔一壓,疼地他氣兒都岔了,他期期艾艾地“操”了一聲。
        李玉眼睛都要噴火了,他咬牙要起身,簡隋英那熊脾氣上來了,就死死拽著他,他從小就這樣,誰讓他不高興,他也不讓對方舒坦。
        倆人掙扎扭動中,簡大就有點兒擦槍走火了。
        當李玉感覺到大腿哪兒硬邦邦地頂著他的東西的時候,他整個人都僵住了。
        簡隋英也感覺到了自己身體的變化,頓時也不敢動了。
        窗戶照進的一縷月光,讓兩人勉強能窺見了對方明亮的眼睛。
        一雙升騰著熊熊怒火,一雙翻滾著綿綿情-欲,此時兩人都找回了一些理智。
        簡隋英突然松開了手,李玉也動作麻利地跳了起來。
        屋子里靜到了極點。
        白天還相敬如賓的老板和下屬,晚上就從床上滾到床下,當老板的還來了把一柱擎天,這種尷尬難堪的境地,沒有體會過的人永遠無法了解。
        李玉背對著簡隋英站著,身子跟雕像似的一動不動,足足僵了好幾秒,才發出沒有任何起伏的聲音,“你是同性戀!
        簡隋英咽了口口水,強迫自己冷靜下來,“我是!
        李玉慢慢轉過臉,黑暗中簡隋英只能看見他一雙眼睛,特別地冷,冷得他都打了個寒戰。
        他聽到李玉說,“你是不是對我……”
        簡隋英此時已經完全清醒了,該丟的人都丟出去了,他反而有種破罐子破摔的灑脫和痛快,于是大大方方地承認,“是,我是喜歡你!
        李玉咬牙道:“我不是同性戀!
        “誰也沒說你是啊,我上趕著喜歡你不行嗎,我從第一眼見你就喜歡你!
        李玉抓起椅子上的自己的衣服褲子,大步就要往門口走。
        “李玉!”簡隋英從地上跳起來,特別誠懇地說,“你在這兒睡吧,我去隋林的房間對付一晚上!
        李玉腳步都沒停,就跟沒聽見似的。
        簡隋英快去走了上去,李玉馬上跟被電了似的,猛地轉過身,戒備地看著他。
        簡隋英無奈道:“今天的事兒是簡哥沖動了,我跟你道歉!
        李玉冷冷看著他。
        “我剛才也不知道怎么發神經了……大家都是男人,你理解一下哈。我,那個什么,是真喜歡你……總之剛才是我錯了,你別出去了,外邊兒都是蚊子,你在這兒睡吧,我去其他房間!
        說完他也抓起自己的衣服,擰開門出去了。
        李玉看著他的背影,眼神愈發陰冷。
        簡隋英穿著衣服在簡隋林落了灰的床上對付了一晚上。
        剛躺下那會兒他根本睡不著,腦子里翻來覆去地想剛剛發生的事情,怎么想怎么后悔。
        沖動了沖動了……
        當時也不知道怎么想的,李玉一動,他就突然緊張地跳了起來不想讓人走,說不定人家就起床撒尿呢,他緊張個什么勁兒呀。
        這下全毀了,這么長時間建立起來的關系估計全毀了。
        李玉會不會明天就辭職呢?說不定以后見著他都得繞墻根兒避著走,讓他有殷勤都沒處獻去。
        簡大少真是悔得腸子都青了,本來倆人還能有說有笑的,以后估計都得沖他橫眉冷對了。
        不過簡大少又自我安慰了一番,其實這樣敞開了說話反而更好,他沒啥耐性,成天把自己那點兒心思藏著掖著的,早晚
        把自己憋出毛病了,老子愛稀罕誰稀罕誰,他能把自己怎么樣吧。
        難為簡大為了李美人的事兒認真糾結了幾個小時,后來還是缺心少肺的睡著了,并且睡得非常香,一夜無夢。
        第二天保姆過來叫他吃早飯,他醒來后先問李玉在不在。
        保姆說李玉在主屋跟簡老爺子聊天兒呢,他這才放下心來。
        他起來洗漱了一番,就去了主屋。
        一進屋果然一老一小正坐在椅子上聊天,茶幾上擺了冒著熱氣的茶。
        簡老爺子中氣十足地道:“九點多了才起床,要不是看你這兩天感冒,我才不能讓你睡到現在呢!
        簡隋英無奈道:“我這兩天太累了,不就一天沒起來嗎,你還當訓練新兵呢!
        簡老爺子呵呵笑道:“行了,先去吃飯吧!
        簡隋英看了李玉一眼,李玉也抬起頭,掃了他一眼,眼神非常之淡漠,渀佛昨天什么也沒發生。
        簡隋英心猛跳了幾下,笑著問李玉,“你們聊什么呢!
        李玉回道:“聊茶!
        簡老爺子贊賞道:“老李頭這個孫子不得了啊,跟我這個年紀的人還聊什么都能聊得起來,懂得可不少,隋英啊我看這孩子以后肯定比你有出息!
        簡隋英正愁怎么討好李玉呢,連忙附和道:“那肯定,小李可聰明了,什么東西一學就會,看問題還特別細致深入,是個人才!
        李玉連眉梢都沒抬一下,低頭品了口茶。
        簡隋英碰了個小釘子,也就不再說什么,自己去飯廳吃早餐去了。
        一邊吃還一邊偷偷舀眼睛瞟李玉,心里掂量著李玉要是跟他翻臉,他該怎么把人留下。
        簡老爺子又留倆人吃了頓午飯,才有些不舍的把他們送走了。臨走前給他帶了大半車的新鮮蔬菜水果,還囑咐簡隋英以后多來看他,把李玉也帶著。
        小趙接上他們后,李玉和簡隋英依然是一前一后地坐在商務車的兩排座位上,一路無話。
        眼看快下高速了,簡隋英讓小趙在一個加油站停車。
        李玉下去上了個廁所,回來小趙就不見了,簡隋英坐在駕駛座上,正沖他笑。
        李玉微微蹙眉,剛坐穩關上車門兒,簡隋英就開車了。
        李玉開口道:“怎么回事?”
        “啊,我讓小趙自己打車回去了!
        李玉沉聲道:“什么意思!
        “我覺得咋倆應該聊聊,有外人在不方便!焙喆笊僬f得臉不紅心不跳,還從倒車鏡里給了李玉一個飛眼兒。
        李玉靠在椅背上,雙手環胸,不避不閃地也從倒車鏡里盯著簡隋英的眼睛。
        簡隋英清了清嗓子,“那什么,首先簡哥還是得跟你道歉,昨天那個事兒,是我沖動了,你就當我喝醉了發瘋了,別往心里去!
        李玉抿嘴不語。
        “再來……雖然我昨天是沖動了,但是我說的都是真話。簡哥確實喜歡你,我知道你不是同性戀,誰說男的和男的在一塊兒非得是同性戀啊,只要倆人在一起開心不就得了……小李子,我知道你一時難以接受,但是我可以跟你保證,跟我簡隋英在一起,我能把你捧天上去,我能讓你比跟任何男人女人在一起都快活得多,你別急著拒絕我,給我個機會怎么樣?”
        李玉嘴角有些抽搐,氣得他都不知道該說什么了。
        他感覺簡隋英對他的態度就跟那些太子黨追求女明星差不多,盡管無事獻殷勤,也隱隱透出一副“爺看上你是給你面子你別不識好歹”的高礀態。這些玩意兒簡隋英舀去對付誰都不關他的事,但是他居然膽敢用到自己身上……李玉長這么大只有被人充滿敬意的愛慕過,從來沒人能把追他這件事做得讓他感到備受冒犯,并且如此讓他膈應。
        也許是簡隋英在高處呆習慣了,無論從年齡資歷還是個人能力上,他都高出李玉一等,甚至還享受著讓李玉又羨又恨的簡隋林的崇拜,所以他對李玉的示好,讓李玉倍感羞辱,他暗暗握緊了拳頭。
        李玉諷道:“簡哥,我叫你一聲哥,你也有個做哥的樣子吧!
        簡隋英臉色微變,李玉要是直接說滾?蛋,他還能坦然接受一些,這么拐彎抹角的罵人,聽著他渾身難受。
        他調整了一下面部表情,暗暗告訴自己李玉年紀小,而且自己上趕著稀罕人家的,他大人有大量,不跟小孩兒一般見識。
        他訕笑道:“我知道你一時接受不了,但我是真喜歡你,我可不會輕易放棄的!
        李玉剛要說話,簡隋英抬手打斷他,反問道:“你不會打算辭職嗎!
        李玉被問愣住了,他一時還真有些猶豫。
        簡隋英估計激他,“你要想辭職我也不攔著你,我給你哥打個電話,我跟他解釋,保證讓他不說你,好不好?”
        李玉臉部表情都有些扭曲。
        當初他跟家人說好得要來鍛煉一下,他媽本來是不同意的,是他堅持要來,還找了他哥幫他說話,為的就是整個暑假都可以和隋林在一起。結果要是干了倆禮拜不到就卷鋪蓋回家,他哥肯定要數落他不能吃苦受委屈,脾氣大毛病多什么的。憋氣不說,他怕隋林,甚至是簡隋英都會看不起他。
        簡隋英也是個寧肯自己活受罪,也不讓人看笑話的驢脾氣,根據他對李玉的了解,李玉當初信誓旦旦地說不管什么工作都能堅持,現在哪怕天天忍受他的性騷擾,也絕對不會中途離職,原因就一個,丟不起那人。
        簡隋英繼續刺激他,“你不用為難,我給你想個好點兒的理由,你哥看在我面子上也不會說的……”
        李玉明知道簡隋英在激他,也束手無策,他生硬道:“不用,我沒打算辭職!
        簡隋英咧嘴笑道:“這可不是我逼你的啊,不錯小李子,我沒看錯你。其實這個,來自上司的騷擾也是職場生活的一部分嘛,這對你也是個鍛煉,哈哈哈!
        李玉臉皮都沒動一下,冷冷看了他一眼,簡隋英自討了個沒趣,僵硬的笑容慢慢融化在臉上。
        到了市里之后,李于堅決不讓簡隋英送他回家,要自己打車走。
        簡隋英趕緊下車,把后備箱里的蔬菜水果分了分,要給李玉帶上。
        李玉不肯帶,他現在一秒都不想跟簡隋英多呆,只想趕緊走。
        簡隋英就纏著他不讓他走,“小李子,你舀一些,這么多我吃不完的,舀回去給伯父伯母嘗嘗,都是新鮮沒有農藥的,特環保特健康!
        李玉無奈,只好收下了,簡隋英這才心滿意足地把他送上出租車,還微笑著給他關上了門。
        車發動的一剎那,簡隋英猛地敲了下車玻璃,李玉一驚,下意識回頭,簡隋英沖著他來了一個飛吻,然后一臉痞笑地看著他。
        李玉氣得臉色都變了。
        ------------------------
        盜文可恥自重,本文原創地址:391566.jjwxc.net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fg美人捕鱼技巧秘籍 pk10技巧论坛 悟空理财最新情况 杭州期货配资网 江西十一选五每天多少期 福建快3走势图遗漏表 安徽快三计划精准版 快乐8飞盘 北京快乐八计划 浙江体采11选5开奖结果 股票配资推荐-创赢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