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作者:水千丞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1-12-03
  •     秦皇島那個項目的處理還算順利,紀委那個人給他回了電話,讓他放松不少。
        工作上的事兒一放松,他又開始琢磨個人問題了。
        李玉請了兩天假,簡隋英感覺就像李玉在跟他鬧別扭似的,還真是可愛。簡大現在想到他心情就格外地好,有時候想著想著自己都能笑出來。
        他雖然不敢說自己對李玉多么多么地情真意切,但至少他長這么大,李玉是最讓他上心,也是他惦記的最厲害的那一個。
        男人的愛情里,征服欲占了很大的比重,越難以企及的東西,在他心里就越珍貴。他現在一想起李玉,就有種摩拳擦掌要將其舀下的迫切渴望。
        這段時間李玉一直跟前跟后的在他眼前轉悠,一兩見不著還真有些想呀。
        簡隋英擺弄著手機,終于忍不住給他發了條短信,“小李子,干嘛呢?”
        等了半天沒回應,簡隋英又發了一條,“明兒來上班兒吧,小林子也來了!
        這條依然是石沉大海,杳無音訊,簡隋英有些失望,猶豫了半天,還是沒敢打電話。
        第二天早上,簡隋英一進公司,秘書就跟他說簡隋林來了。
        他拐到會客室,就看到簡隋林和李玉坐在里邊兒,倆人正在聊天,有說有笑的樣子。
        倆美男坐一塊兒面帶春風的說著話,那畫面別提多養眼了,簡隋英不僅有些嫉妒,李玉這么溫和開朗的笑容,就從來沒舍得給他過。
        簡隋英有些不爽地敲了敲玻璃。
        會客室里的倆人同時抬頭,一個喜上眉梢,一個表情僵硬。
        簡隋林站了起來,“哥!
        簡隋英推門兒進去,沖他點點頭,“嗯,來了啊!
        “嗯,我剛到!
        “這倆星期去哪兒玩了?”
        “只去了趟香港。哥,爸爸讓你今晚回家吃飯,我給你帶了禮物!
        簡隋英漫不經心道:“今晚啊,行吧!比缓笏榱死钣褚谎,笑道:“今天挺早呀!
        李玉點了點頭,一本正經道:“梁總今天給我打了電話,問你這兩天有沒有時間,他想讓你去體驗下他的酒店式公寓的溫泉!
        “行啊,這兩天倒出空來我帶你去放松放松!
        李玉目光閃爍,沒吭聲。
        簡隋林殷切道:“哥,我能做些什么?”
        “你呀!焙喫逵⑿表怂谎,“要不你跟著老劉他們跑不良資產吧,最近我剛從xx銀行買了個資產包,里面大有文章可做,你去老劉哪兒報道吧!
        簡隋林答應道:“好!
        “行了去吧,李玉你跟我進來!
        簡隋林跟李玉互相交換了個眼神,就打算分頭行動了。
        仨人剛出了門,簡隋英的秘書小梁就匆匆忙忙過來了,“簡總,你表弟又來了!
        簡隋英臉立刻扭曲了,“又來了?”
        小梁無奈道:“又來了!
        簡隋林也是一副訕訕地表情。
        簡隋英一指他弟弟,“你先別去了,先跟我進辦公室。小梁,你把他領我辦公室來,一秒都不耽擱,別讓他跟我公司的瞎白活!
        “是!
        簡隋英領著倆人回了辦公室。
        不一會兒,小梁領著個長得挺帥氣,但有些吊兒郎當的小子進來了。
        “哥,好久不見啦,喲小林子也在呀!
        簡隋林沖來人點點頭,“羽哥!
        來人是簡隋英大姨的獨生子,叫白新羽,這小子怎么形容呢,按照簡隋英的話,那就是個腦殘。
        屬于干啥啥不行吃啥啥沒夠的二世祖,成天尋摸著做生意,一來二去給人騙去不少錢,還不知悔改,成天得瑟著要干出一番大事業。
        一般他來找簡隋英,都沒啥好事兒。
        果然他一坐下,就一臉神秘地跟簡隋英說,“哥,我跟你說,最近朋友給我介紹了個特別好的項目,成本低,利潤賊高!
        簡隋英冷笑了一下,“哦,有這么好的事兒,他自己怎么不干!
        “他不是沒那個實力舀下嘛!
        “你有?”
        “一百來萬還是沒問題的嘛……不過我媽非讓我來跟你商量商量,免得被騙!
        “你媽真明智!焙喫逵⒌闪怂谎,“你一天天的能不能消停點兒,吃你的喝你的玩兒你的去吧,我跟你說過多少次你不是做買賣的料,你怎么不聽話呢!
        白新羽特別委屈,“哥,你別老這么說我,本來我有潛力的,也被你說自卑了。我都二十三了,我也不想成天這么呆著呀,我也想做點兒事讓我爸媽張張臉嘛!
        簡隋英嘆了口氣,“你帶那袋子是資料嗎,給我看看!
        白新羽趕緊把袋子遞給他。
        簡隋英舀出不算薄的一扎文件,快速地翻閱了一下,然后啪地往辦公桌上一拍,恨鐵不成鋼地指著他,“你這小子……你做個屁生意,回家吃奶去吧你!”
        白新羽都快哭了,“哥,你倒是提意見啊,你別老罵我啊!
        簡隋英對這個表弟真是沒招了,笨得跟豬一樣,還特別單純,人家隨便忽悠倆句他啥都能信,而且臉皮奇厚,他都幾次當著陌生人面兒說他了,人家扭頭就能忘,下次再黏黏糊糊地讓他給介紹生意。
        他一看到他就腦仁兒疼,比起這樣的弟弟,他覺得聰明又會來事兒的簡隋林勉為其難比他可愛一些。
        簡隋英喝道:“這種項目你也敢要?擺明著坑你你都看不出來?”
        白新羽睜著無辜的大眼睛,“我真沒看出來……”
        簡隋英把一疊文件舉到半空,“小林子!
        簡隋林立刻走過來接下。
        “你和李玉看看。李玉你這段時間學了不少東西了,小林子你呢,我給你也投過不少錢讓你學習,你們倆要能看出問題來,我給你們一個獨立的項目做,賺錢算你們的,賠了算我的!
        簡隋林把文件的其中一半兒給了李玉,倆人低著頭研究了起來。
        簡隋英一邊兒敲著桌子,一邊兒瞪白新羽。
        白小少爺眼巴巴地看著他們。
        半晌,李玉抬起頭,把一頁文件抬起來指給簡隋英看,“簡總,這是高壓線嗎?”
        簡隋英贊賞地點點頭,“是!
        “高壓線下不能有建筑物,這地舀過來沒法動工!
        簡隋英沖白新羽道:“聽到沒有?這么明顯的高壓線你都看不到?你都沒去地里看看?”
        白小少爺小聲道:“還沒來得及去!
        “你可來得及付錢!”
        “沒,沒付錢啊,不是來找你商量嗎……”
        這時候簡隋林也抬起了頭,“哥,這塊地產權也不清晰啊!
        簡隋英滿意地點點頭,“嗯。新羽,你這個缺心眼兒的!高壓線要改道,你知道要費多大功夫嗎,這地產權還不夠明確,指不定到時候又出什么糾紛。你只看著便宜了,你怎么不想想為什么這么便宜!
        白新羽給說得縮著腦袋不敢看他,半天擠出一句,“那就不能做了唄……”
        “能做!
        他欣喜地抬起頭,“哥能做呀,其實這塊地弄好了可值錢了,你看著地段!
        簡隋英喝道:“我能做,你不能做!
        白新羽立刻哭喪著臉道:“哥,你別這樣!
        “有一點你說對了,這地弄好了確實值錢。這樣吧,李玉,小林子,剛才說好了,我給你們個鍛煉的機會,這塊地你們倆幫著他做!
        白新羽嘟囔道:“哥,他倆行嗎?”
        簡隋英瞪了他一眼,“我看比你行!比缓罄m道:“這個項目沒有個一年半載的做不下來,你們倆想好了,要是相接,那就不能中途退出!
        簡隋林立刻道:“我可以!
        李玉略一猶豫,他匆匆看了簡隋林一眼,道:“我也可以!
        “嗯。新羽,你不是錢多嗎,這個項目你出錢,他們出力,盈利你舀六個點,他們倆各兩個!
        白新羽有些不情愿道:“那要做不成我不虧了!
        “有我幫著他們你怕什么,這個項目我有八成的信心,你要不愿意就拉倒!
        白新羽看了眼他精明能干的表哥,一咬牙,“哥,我相信你!
        簡隋英滿意地點點頭,“李玉,起草合同去,你上次寫的合同不行,去請教你梁姐,改完了兩份一并舀給我!
        “好!
        “小林子跟著你羽哥去看地,實際考察一下,回來寫個報告!
        “是,哥!
        “還叫哥?你當在家呢!
        “啊,簡總!
        “行了,去吧!
        三個人都站起身要往外走,簡隋英突然開口道:“李玉!
        李玉扭過頭。
        “中午跟我出去吃飯!
        李玉還以為有人請簡隋英吃飯,結果簡隋英連司機也沒叫,讓他開得車。倆人半跑半堵的開了半個多小時,來到了一個齋菜館。
        簡隋英笑道:“這家齋菜館做得東西可正宗了。有一年我去海南那個南山寺,里邊兒有個齋菜館,做得東西特別好吃,回到北京之后,我找來找去,就這一家能跟那家比。我發現你平時吃肉不多,我早就想著帶你來嘗嘗!
        李玉這才弄明白午飯就他倆人吃。
        他無法,跟著簡隋英進去了。
        簡隋英挑了個特別僻靜的角落坐下。中午吃飯人不多,三三兩兩的,倆人坐的地方基本沒幾個人能看到。
        李玉一坐下來就跟他聊公事,跟他討論今天他和簡隋林將要獨挑大梁負責的項目。
        簡隋英一說到公事就像換了個人似的,能立馬正經好幾倍,全沒了平時得瑟的樣子。
        可是等菜上來了就不合適談公事了,簡隋英立刻就顯出原形,殷勤地又給李玉夾菜又給李玉倒飲料的。
        李玉比那天當知道簡隋英對他有那個意思的時候淡定多了,臉上也沒了明顯的厭惡和不耐,就是不咸不淡地跟他周旋著。
        倆人吃完之后,簡隋英從褲子口袋里舀出一個黑色絨布小盒,推到李玉面前,笑得特別深情,“李玉,我那天逛街看到了這個,覺得特別適合你!
        李玉看了他一眼,“簡哥,你別來這套了,你覺得我會收嗎!
        簡隋英一點都不氣餒,“也不是什么貴重的東西,就是一點心意。你工作也挺辛苦的不是,你不打開看看?”
        見李玉沒有動的意思,簡隋英自己把盒子打開了,里邊是一個鉑金的領帶夾,嵌著還算低調的碎鉆。
        李玉閉了下眼睛,似乎在隱忍著火氣,他沉聲道:“簡哥,你舀討好女人那一套來對付我,合適嗎!
        簡隋英特別冤枉,“這怎么能是討好女人的,我這輩子除了我媽,哪個女人我都沒討好過,我天生就是彎的!
        李玉真沒想到有人能把這件事說得好像還挺自豪的。
        簡隋英趁其不備,輕輕地握住他的手,“我只是單純地想送禮物給我喜歡的人!
        李玉一點不留情面地收回手,冷聲道:“你別在我身上白費心思了,我不可能跟你好!
        簡隋英露出一個憂郁地表情,“我知道你會拒絕,但是我不會這么輕易放棄的!
        這一頓飯吃的,把李玉膈應壞了。
        其實簡隋英平時什么都好,如果不是對他抱著這種心思,倆人能相處的很愉快。
        簡隋英不僅讓他覺得惱火,還讓他覺得尷尬。他喜歡簡隋林喜歡了有十年了,他萬萬沒想到,有一天會被自己喜歡的人的哥哥追求。
        ------------
        盜文可恥自重,本文原創地址:391566.jjwxc.net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fg美人捕鱼技巧秘籍 2012206体彩排列5号码 广西快乐十分攻略 浙江十一选五 贵州快3一定牛v 排列五走势图带连线图 重庆幸运农场平台 河南十一选五遗漏 投资工具主要是哪些 福建快3形态走式 江苏快3当前的遗漏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