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作者:水千丞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1-12-03
  •     簡隋英第二天醒過來的時候,李玉早沒影兒。
        他清醒過來并且回憶起今天凌晨發生的事,整個人就跟遭雷劈了似的,完全不敢相信有人敢對他簡隋英霸王硬上弓。
        他發現自己還躺在地上,身上連他媽一張被單兒都沒有,居然就這么讓他晾了一晚上的肉。
        如果李玉現在站在他面前,誰要塞給他一把刀子,他一定照著他心窩子捅。
        簡隋英狠狠踹了下地板,喉嚨里爆發出一聲怒吼。這么一動牽動了他全身的肌肉,他頓時疼得整個人都軟了下來。
        本來一場窮兇極惡的打架斗毆已經讓他受傷慘重了,再加上被年輕力壯的小伙子壓著操-了半個晚上,整個身體都快散架了.他長這么大一直健壯如牛,從來沒住過一天的院,細數起來,這絕對是他受傷最重的一次,不只是身體上的,還有心理上的。
        簡隋英強大而高傲的自尊受到了前所有為的打擊,調戲別人不成反被強--奸這種事,絕對是他一輩子最大的恥辱。
        他現在才承認自己小看了李玉,一直一副世家公子的規矩模樣內斂穩重的李玉,居然也能干出這么驚天動地的缺德事兒,他真懷疑自己到底是給人孩子逼到什么份兒上了。就憑他昨天下手那程度,至少得是欺師滅祖之類的大過節吧。
        說來說去,他不就是調戲了他幾回嗎,他他媽至于嗎!
        簡隋英一想到自己居然就因為這屁大點兒事兒給人辦了,真是悔得腸子都青了。
        他在地上翻滾了半天,也沒有力氣爬起來,窗簾還拉著,但從縫隙里透出來的亮光可以判斷,肯定早就天亮了。
        他一直這么在地上呆著也不是辦法啊,可是誰要敢在這個時候進來看到他這副丑態,他就把那人眼珠子挖出來。
        簡隋英勉強撐著床位坐了起來,看了眼自己的身體,真叫一個慘不忍睹。
        李玉這小子絕對他媽屬畜生的,平時看著多人精多道貌岸然,做起那事兒連咬帶啃的。自己算是給他開了葷了,屁股都他媽給操-開花了,媽的!
        簡隋英怒極攻心,差點兒沒吐血。他狠狠地踹著地板哀嚎,現在就是把李玉剁-碎了拋-尸一百遍,也難解他心疼之恨。
        嚎到最后他都快哭了。
        他這回真的是吃了大癟丟了大人了,他簡隋英怎么會落到這步田地,這事兒要是傳出去,他還是直接上吊痛快。
        此仇不報他這輩子屬王八!
        正當簡大少氣得滿地打滾的時候,門外有人謹慎地敲了幾下門。
        簡隋英神經一下子繃緊了,沉了沉氣,問道:“誰!
        這一嗓子喊出去,他對李玉更是恨上加恨了。
        他聲音已經沙啞的不成樣子,自己以為是足夠力度地喊了一聲,其實聲音小得跟蚊子嗡嗡似的,都不曉得外邊兒人聽見沒有。
        還不等他再喊一聲,突然他聽到外邊兒“嘀”的一聲,明顯就是刷卡開門的聲音。
        簡隋英運起全身的力氣想跳***把自己裹起來,可惜屁股剛離地,又狠狠地坐了下去。
        這一震不要緊,他感覺到一股熱流順著那地兒就淌出來了,簡隋英真恨不得羞憤自盡。
        門打開了,又很快關上了。
        簡隋英抬眼一看,門口站著的正是他想先--奸-后殺的那個李玉。
        李玉臉上帶著明顯的尷尬和僵硬,能從他青一塊紫一塊的臉上看出尷尬和僵硬,簡隋英也挺佩服自己的。
        剛才他設想了無數種整死李玉的方法,可是沒想到短短幾分鐘,這個人就站在了自己面前,他的仇恨值還沒有醞釀到爆滿,此時反而愣在了當場。
        想到自己現在狼狽地跟喪家犬一般的樣子,他就恨不得瞬間消失。
        李玉有些戒備地看著他,似乎是在防止他撲上來,但是看他雖然呲牙咧嘴一副要吃人的表情,但顯然是很難動彈,于是慢慢走了過來。
        簡隋英的眼睛快在他身上瞪出窟窿了,他咬牙切齒地指著他道:“李玉,我弄不死你,我就跟你姓,你等著!”
        雖然他的表情非常之兇狠,可是配上現在這副赤身明顯被凌--辱過的模樣,光氣勢上就落了下風。
        李玉只能用面無表情來掩飾他的難堪,但當他的眼睛落到簡隋英身上的時候,他只覺得頭腦一熱,不得不把目光移開。
        經過瘋狂的一晚,今天早上醒來的時候,看到被他壓在身下睡覺都皺著眉頭一臉倒霉相的簡隋英,他腦子嗡得一聲,知道自己闖禍了。
        他真的沒想到自己暴怒之中能做出這樣的事,他本來只想把簡隋英打進醫院去,到最后卻演變成了那么荒唐至極的一出,而且最后被快-感沖昏了頭腦,完全失去了理智。
        事情怎么會發展成這樣。他那時不知所措,幾乎是落荒而逃。
        回到房里沖了半天的澡,他的身體和頭腦才冷靜下來。
        人生就是不斷出現問題和解決問題的過程,他必須在隋林或者他哥出現之前把這事對他的影響降到最低。
        他打電話讓前臺給送了點消炎藥,并且把簡隋英的房卡給要來了,小姑娘送東西來的時候他連門都不敢開,他今天照鏡子已經被自己的臉嚇到了。
        舀上藥和房卡,他就往簡隋英的房間走去。
        倆人不過隔了兩三個房間,他卻覺得跨出去的每一步都需要頑強的意志力。
        腦子里亂七八糟的什么都開始浮現,他抱著簡隋英的腰大肆侵略的時候,那柔韌勁瘦的腰部線條,泛著汗珠的光滑的背脊,結實而有力的大腿,都控制不住地蹦了出來。站在簡隋英房門口,他覺得自己的臉燙得厲害。
        給自己做了半天的思想準備,他才調整好面部表情,刷卡進了門。
        結果一進屋,就看到簡隋英赤-身裸--體地靠坐在床沿,身上全是他昨天留下的痕跡。
        李玉只覺得眼前發黑,渾身發熱,一眼都不敢再看。
        他粗暴地把一床被單拽了下來,扔到簡隋英身上,然后走過去要把他扶起來。
        簡隋英找準了他腦袋上昨天被他砸得出血的地方,又狠狠一拳砸了過去。
        李玉捂著腦袋惱火地看著他,“你他媽都這樣了,還有完沒完!
        簡隋英跟被燒了屁股的猴子一般,厲聲罵道:“我怎么樣了!操-你-媽-逼的李玉,你今天別想走出這個門!彼膊恢滥膬簛淼牧,一下子撲到了李玉身上,舉拳頭就要打。
        李玉抓著他的胳膊拼命控制著他。
        比起簡隋英他受傷的程度顯然輕多了,幾下子就把簡隋英制住了。他臉紅得要滴血了,啞聲道:“你別……在我身上亂蹭!
        簡隋英愣了一下,一張老臉都丟到地下停車場去了,“去你媽的”,他憋著勁用空閑的腳又踹了他一下。
        李玉掙扎著起身,順便把簡隋英拽了起來弄到床上,把藥扔給了他,“你那個,你上點兒藥,然后我把你送到其他地方,你這樣子,不能讓他們看到吧!
        簡隋英氣急敗壞地把消炎藥提床底下去了,“讓你看到就行了?你這不要臉得強-奸-犯!
        李玉臉色瞬間慘白,惱羞成怒,硬邦邦地說,“那是你自找的,我已經警告過你別招惹我!
        “我他媽要是知道你體內有強-奸犯的基因,我絕對離你遠遠兒的!
        這左一個那啥犯又一個那啥犯的,把李玉刺激的高傲的小心肝兒跟在油鍋里炸似的。他本來對于羞辱報復簡隋英這件事沒有任何的愧疚,他確實覺得他活該,關鍵是他做出的事情,實在跟他多年來受到的教育和自身的素養背道而馳,說不后悔絕對是假的。
        只是事到如今,他絕不能表現出半點后悔的意思。簡隋英這個人絕對是蹬鼻子就能上臉的,如果不慎流露出心理上的破綻,肯定會被他抓住并且兇狠地敲打擠兌自己。
        李玉冷著臉說,“簡隋英,我說過了,這都是你自找的,我早就拒絕你很多次了,你自己犯賤,非要糾纏我!
        簡隋英給他氣得要吐血了,他怒極反笑,“李老二,咱倆這梁子算是結下了,你等著,我讓你后半輩子都沒有一天安生日子!
        李玉根本沒把他的威脅放在心里,主要是簡隋英現在的形象太沒有威嚇力了。
        他撿起藥膏扔到床上,“你到底用不用,還是你想去醫院!
        “去你媽的醫院,醫你的陽-銷去吧!彼テ鹚幐嘀苯油钣衲樕先。
        李玉同樣憋著一肚子氣,簡隋英這人要是嘴巴能不那么損,昨晚那事兒說不定也就不能發生。
        他也懶得理他了,冷道:“你現在給我哥打個電話,說你有急事趕回北京了,我安排了車,一會兒送你去另一個酒店,剩下的事我來處理!
        簡隋英明知道這是現在最好的解決辦法了,卻偏偏不想讓李玉省心。他瞇著眼睛觀察著李玉的表情,知道他心里對這件事被他哥發現的擔憂,一點都不比自己少。
        孫子,看我不折騰死你。
        他邪笑道:“走?上哪兒去?對,我是得給你哥打個電話,我要告訴他我被他弟弟強-奸了,你說這事兒怎么處理吧,要不你把我娶過門兒?哎我手機呢,快給我找找!
        李玉氣得臉色發紫,“放你媽的屁!彼睦镉可弦魂嚳只,但是也迅速地冷靜下來。
        他分析了一下,覺得以簡隋英的身份,比他更丟不起這個人。但是他心里還是無法釋然,因為根據他對簡隋英的了解,他干出什么丟人現眼離經叛道的事兒都不稀奇。
        倆人就這么僵持著,較量著耐心和定力。
        李玉咬著牙問,“你到底走不走!
        “我不走,快把你哥找來,咋倆都有了夫妻之實了,你要不負責我就上你家鬧去!焙喫逵⒄f得一本正經,欣賞著李玉越來越難看的臉色,獲得一種扭曲的快-感。
        李玉冷笑道:“簡大總裁被男人上了的事兒,只要消息一出門兒,立馬能傳遍整個北京城,你就這么想出名?”
        簡隋英也跟著冷笑,“這個我真沒意見.咱現在就找醫生來鑒定,我可是受害者,你才是那個禽獸不如的雞-奸-犯。怎么樣,咱們試試?”
        李玉畢竟年輕,在簡隋英這樣的老油條面前,有些禁不住激,從牙縫里蹦出幾個字:“你到底要怎么樣!”
        簡隋英等得可就是這句話,立馬說,“很簡單,你脫了褲子給我上一回,咱倆就扯平了!
        李玉飛快地說,“去你媽的!
        談判算是破裂了,倆人繼續臉色鐵青的對峙著,房間里的氣氛詭異到了極點。
        就在這時,簡隋英的手機在一個角落了寂寞地響了起來。
        盜文可恥自重,本文原創地址:391566.jjwxc.net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fg美人捕鱼技巧秘籍 喜乐彩开奖 快中彩中奖计算 四组独平三中三公开 11选5定一胆百分之98准 全球股市估值 香港2017年彩票开奖记录 北京pk10预测专家 东营股指期货配资 山东十一选五一定牛 排列三手机版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