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作者:水千丞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1-12-03
  •     李玉撿起手機,盯著屏幕,抿了抿嘴。
        簡隋英看著他的表情,猜道:“李玄?”
        李玉看了他一眼,默認了。
        簡隋英冷笑道:“怎么,害怕了?敢做可得敢當啊!
        李玉默默跟他注視兩秒鐘,把手機扔給了他,“你接吧!
        這回換簡隋英不淡定了,他以為李玉怎么也得心虛得按掉吧。手機扔到他面前了,他狠狠瞪了李玉一眼,只得硬著頭皮接了。
        電話那邊傳來了李玄爽朗的聲音,“隋英啊,睡得怎么樣,聽說你們昨天去海邊兒了,好玩兒嗎!
        “哦,還行,挺熱鬧的!
        李玄剛要說話,簡隋英急忙道:“李玄啊,我這正要給你打電話呢!
        “怎么了?”
        “你看多不巧,我北京那邊兒出了急事,干事兒的都放假了,我必須得回去一趟,不然事情難解決了!
        “啊,這么不巧啊!
        李玉嘴角噙著一抹冷笑,抱胸看著他瞎掰。
        簡隋英一邊往死里瞪李玉一邊特別歉疚地說,“是啊,你說這事兒鬧得。我現在正要去機場呢,剛才沒給你打電話,是怕你忙。大老遠跑來一趟,又給你添麻煩,又浪費你時間,我這心里特別過意不去!
        李玄趕緊道:“別這么說,你有急事就趕快去處理,那塊地也不能跑了,我還給你留著,你什么時候有空了,就過來,我帶你去看看!
        “哎,多些理解啊。這樣吧,我把我弟弟留下來,你讓你手下人帶他去看看,回來給我報告。我呢,把你弟弟帶回北京處理事情,這樣行吧,咱倆換下弟弟,哈哈!
        李玄也笑道:“行,你盡管帶走吧!
        李玉冷冷瞪著簡隋英,簡隋英朝他比了個中指。
        他掛了電話,想給小林子打一個,但是多少有些心虛,最后就改為發短信了,交待了一下土地的事情,讓他回來跟他詳細報備。
        李玉從他箱子里拽出兩件衣服扔到床上,“換衣服,走!
        簡隋英頭也沒抬地發著信息,“你昨天和小林子說什么了!
        一說到這個李玉心里那仇恨的小火苗又著了,他咬牙道:“你還有臉問,你去跟他解釋吧!
        簡隋英冷哼道:“解釋什么?我們之間可清白了,什么也沒有?”
        李玉臉上紅一陣白一陣,煞是好看。
        簡隋英抓起那條褲子往李玉臉上扔,“你他媽長不長眼睛,這上衣褲子配嗎,伺候人都不會,你還能干什么!
        李玉覺得多跟他相處一會兒血壓都騰騰往上躥。姓簡的大概一輩子也沒學會什么是示弱,什么是識時務,永遠一副“老子最大”的自負樣子,即使是現在剛被男人操-完還光著屁股不能自理的時候。
        這么一想,李玉突然有種特別解恨的感覺。能狠狠地羞辱他滅滅他囂張的氣焰,比征服一座高山,打贏一場比賽,都還要來得痛快多了。
        他嘲諷道:“是不是光著身子最配你了!
        簡隋英現在正用被單裹著身子,以前騷包的樣子也不見了,遮得嚴嚴實實的,依然炸著全身的毛叫喚,“你就不會先給我倒杯水!”
        他說這一通話嗓子都快干死了,喉嚨火辣辣地疼。
        李玉愣了一下,看著他紅腫的眼眶,凌亂的頭發,一臉“敢過來我就咬死你”的兇狠表情,突然覺得有些無奈。
        簡隋英此時哪里還有大總裁的氣勢,就像被逼到墻角的受傷野獸,強逞著威風呲著牙警告對手,盡管已經精疲力盡了,也絕對不會向敵人屈服。
        簡隋英這個人到底是有多么的強硬,似乎落了下風對他來說比死還難受。
        李玉的肩膀慢慢放松了下來,扭身給他倒了杯水,跟他對視著一點點靠近,用盡量平靜的眼神卸下他的防備。
        簡隋英凌厲地眼神死死盯著他,直到杯子送到嘴邊兒了,才淺淺抿了一口,但是眼睛卻依然沒從李玉臉上移開。
        李玉也就那么看著他,簡隋英接過杯子,咕嚕咕嚕一口氣把水喝光了,然后一抹嘴,“再來一杯!
        李玉又給他倒了一杯。他漸漸摸清楚簡隋英的腦回路了,這是個死要面子活受罪,吃軟不吃硬的東西。
        簡隋英喝完之后,李玉就說,“你穿衣服吧,我一會兒過來接你!闭f完就輕輕關門出去了。
        簡隋英嘆了口氣,強忍著渾身酸痛,把衣服穿上了,然后坐在床上嘶嘶叫了半天。
        等李玉再進來的時候,簡隋英自己站了起來,不客氣地指著箱子。
        李玉給他打理瑣事也不是一天兩天了,到這個時候了,也沒什么不能忍的,就過去把他箱子都給收拾好了,然后遞給他帽子墨鏡,“帶上吧!
        簡隋英一邊在手里擺弄著一邊往外走,經過門口的時候,正好能從浴室的鏡子里看了自己一眼。
        這一眼差點兒沒把他魂兒嚇出來。他好不容易從謀略的角度上說服自己現在不是找李玉算賬的時機,這才能忍下一肚子滔天怨氣,結果看到鏡子里自己腫得跟豬八戒似的臉,當場就毛了。
        “李玉你個王八犢子!”他撲上去就用手臂橫過李玉的脖子,狠狠勒住,用膝蓋用力一頂李玉的膝蓋窩。李玉正走在前邊兒,手里還提著箱子,毫無防備,先是被他勒得喘不過氣來,然后膝蓋一軟,順勢跪了下去。
        簡隋英大聲罵道:“你敢把老子的臉打成這樣,我看你他媽今天還有沒有命出這個門!”
        李玉被勒得臉都綠了,雙手繞過來捶打著簡隋英。簡隋英余下的一只手也只能招架他一只手,還有一只就只能任它往自己身上臉上招呼,他也受不住疼了,慢慢手臂的力道就松懈了下來。
        李玉趁機抓著他的胳膊寸著勁兒一擰,簡隋英哀叫了一聲,胳膊就被反擰到背后,李玉從背后推著他就把他懟墻上了。
        李玉貼近他耳朵,寒聲道:“你他媽是不是屁--眼兒又癢癢了。我說了,你別惹我,咱倆相安無事,你再招惹我,我能干出什么我可就不知道了。
        簡隋英的骨頭也絕對是金剛石做得,完全不懼他,“李玉,你還指望咱們倆能相安無事?我告訴你,有本事你現在弄死我,不然你一定會后悔你做過的一切!
        李玉從不大點兒開始就天天打沙袋,練拳擊,那爪子跟鐵鉗子似的,力道驚人,他一使力,簡隋英疼得臉都沒人形了。
        李玉看著他后腦勺的頭發,粗黑濃密,短短地一根根地硬邦邦地支愣著,就跟他這個人一樣,怎么都不肯打彎。
        李玉本身也是個你越橫我越硬的角色,他此時就憤恨地想,如果簡隋英一開始態度能軟點兒,姿態能低點兒,像個追求人的樣子,倆人也許不至于鬧到這么不可收拾的地步?墒乾F在說什么都晚了,簡隋英說得對,他們這輩子都沒法相安無事。
        倆人僵持了一會兒,李玉覺得他冷靜下來了,就把他放開了,然后拉開門道:“你要還想鬧,咱們就出去鬧,要不就走!
        說著拎起箱子,往樓梯走去。
        倆人這副尊榮,實在沒臉用電梯,也不能走大堂。李玉安排了司機在后門等著他,走樓梯下去就能到。
        他們住的賓館在四樓,平時不到一分鐘就能走完的路程,簡隋英現在走起來真是舉步維艱。
        他現在腿都伸不直,走一步就直打晃。粗暴強迫似的性-事對身體的傷害非常直接,別說簡隋英以前沒遭過這種罪,就是經驗再豐富的,也架不住先你死我活地打一架,然后被那么毫無經驗卻玩兒命似的折騰一通。
        他下-身疼得都不行了,卻不想讓李玉看出來,咬著牙挺著腰板往下走。
        李玉偷看著他難受又急于遮掩的樣子,心里終于涌上了一絲愧疚。
        走了一層樓之后李玉實在忍不住了,把箱子放到地上,看著簡隋英,“我背你吧!
        簡隋英跟看神經病似的看了他一眼,自顧自地往下走。
        李玉繞到他旁邊伸手就要架他,簡隋英狠狠一揮手,然后作勢就要推他。
        李玉早就有經驗了,側身一閃就避開了。
        簡隋英這時候正處在一只腳上一只腳下的不穩當地段,李玉一閃,他本來就下盤不穩,這時候完全失去重心,向下倒去。
        李玉趕緊抱住他,把他撈了起來,簡隋英太重,李玉只能順勢讓他靠到墻上暫時固定著。
        因為姿勢的關系,倆人的臉貼得極近,幾乎可以感覺到對方呼吸的熱度。李玉臉上又開始發燙。
        簡隋英又覺得丟人了,鼻子不是鼻子臉不是臉的,“你他媽摸哪兒呢,吃不完還帶打包的是吧!
        李玉趕緊松開抱著他腰的那只手,怒道:“我只是要扶你!
        “誰稀罕你扶,我又不是沒長腿!闭f完還是如愿地推了他一下,繼續別別扭扭地下樓。
        李玉只好拎著箱子跟著,防止他一腳滑下樓摔死。
        短短四層樓走了將近十分鐘才走完。
        下了樓倆人直接上了車,簡隋英長吁了一口氣。他渾身難受,睡眠不足,連話也懶得說了,一上車就閉上了眼睛。
        作者有話要說:還有兩更,加油。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fg美人捕鱼技巧秘籍 银河股票交易软件 重庆幸运农场走势app 多乐彩开奖 辽宁体彩11选5计划 甘肃11选5中奖助手 模拟炒股游戏 股票融资杠杆是什么 广西快乐十分游戏 幸运农场彩票手机版下载 宁夏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