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者-> 都市言情-> 《解芳澄》-> 第1章 一尸兩命?出生不哭險遭搶!
第1章 一尸兩命?出生不哭險遭搶! 作者:芊舟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20-04-29
  •     正月初八,湖湘郡武陵市第四人民醫院婦產科。13號病床上,蓋著床厚被子小心翼翼地側臥著的年輕女人,肚子高高拱起,全身都捂得嚴嚴實實的,只露出了沒有化妝的臉龐,她的五官格外精致,但臉色明顯有些蒼白,略顯憔悴。女人有些失神的望向窗外,天快黑了,窗外幾乎望不見什么,只有幾個建筑物黑沉沉的模糊陰影,也看不大清楚。

        這些模糊而冰冷的灰黑陰影,在13床女人的腦海里,瞬間變成了另外一番模樣……

        “小蕓,你的手怎么這樣冰涼?趕緊放到我心窩上暖暖!

        阮無忌不容分說就抓著她的手,塞進了衣服里面,果然很暖……

        “小蕓,我來背你,趕緊上來!

        一眼難以望到頭的石梯上,阮無忌彎下腰來,身子往下蹲……

        “小蕓,這是你愛吃的魚頭燉豆腐,嘗嘗有沒有譚魚頭的味道。來,先喝點湯!

        阮無忌一只手將一碗燉得雪白的湯推到她面前,另一只手遞來筷子……

        ……

        靠窗更近一些的12號病床上,靠著枕頭坐著的女人,側過頭來,隔著被子,掃了一眼13床那女人的肚子,隨即熱切地打著招呼:“李蕓,你這預產期是不是已經到了呀?你男人今天會來看你嗎?我男人說今天一定來,也不知道真的假的……哎,陳景!我這剛說到你,你就來了啊,你特么是曹操呀!”

        剛好推門進來,叫做陳景的男人,一臉很憨厚靦腆的模樣,只是沖12床笑了笑,一手拿著一大束玫瑰花,一手拿著一個極為漂亮的瓷花瓶,他快速掃了13床李蕓一眼,隨之收回視線,將手中的玫瑰花插好,放在床頭的柜子上,替12床女人仔細攏了攏被子,這才拉著她的左手,神色鄭重地說道:“老婆!節日快樂!我愛你!很愛你!”

        12床的女人臉上立刻溢滿歡愉幸福的笑容,眼角的魚尾紋也隨之漾了出來。但是,她很快就變了臉色,一臉怒意。如果不是右手正打著點滴,她定要拿手重重的拍幾下眼前的男人,她的左手掙脫了幾下,見掙脫不掉,一邊狠狠瞪著自家男人,一邊罵道:“愛我?你愛個屁!如果今天不是2月14號情人節,你是不是壓根不打算回來看我?好你個沒良心的,我這只剩兩個月就要生了,你連過年都不回來,你是不是不想要這個孩子了?”

        陳景嘴角動了動,心里覺得有點委屈,但并沒有說什么,一只手繼續拉著自己老婆沒有打點滴的左手,一只手卻輕輕撫上12床女人的臉龐,輕柔的摩挲了幾下,這才緩聲道:“老婆!是我不好!我改!我一定改!你別生氣了,好不好?你都瘦了這么多了……”

        12床的女人一直緊盯著自己男人的眼睛,見他眼里似乎有淚水快要溢出來,偷偷掃了一眼旁邊床位的李蕓,見她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平躺著閉了眼睛,這才特意壓低了聲音,“瞧你這是什么眼神,我明明胖了這么多,臉上的橫肉都能抖出一層油花來了,兩個老媽子輪流給我做好吃好喝的,菩薩似的供著,我,我……老公,我想你!”

        12床的女人忽然覺得自己不想說下去了,心里一酸,眼里似乎也變得有些濕潤了,兩口子突然都住了口,病房里頓時安靜了數秒……

        13床已經收回心神的李蕓,原本是要和12床的王芳閑聊幾句的,看情形,她也不好開口了。

        她今天是不用打點滴的,醫生說,如果明天還不發作,明天就吊一瓶催產素試試看。

        李蕓閉著眼,心里想著,這王芳倒是運氣好,她男人陳景倒還真是一個好男人。起先,他說那句“老婆!節日快樂!我愛你!很愛你”真的有點雷到她了,還以為他看似老實巴交,實際是個心機男,也就騙騙12床王芳這樣直爽性子的女人罷了。

        當初,阮無忌就是用這些手段,才騙得她對他一直死心塌心,害她一直把他當做明教教主張無忌,還是李連杰版的那種。

        剛才,她真的有聽到那男人的聲音似乎有點微微的鼻音,這就是一條可憐巴巴的忠犬!不像她家阮無忌,就是個只會心里釀蜜嘴里含糖的空嘴炮子。

        想起阮無忌,她的情緒一下子又亂了,那種面臨崩潰,絕望的感覺又來了。

        可是,她馬上就要生下他們的寶寶了。

        她自己可千萬不能倒下!

        否則,就是一尸兩命!

        她肚里這孩子的命,似乎比她自己更苦!

        她自己本就是個苦命的孤兒,父母不詳,四歲以前的記憶已經完全模糊了。但四歲那年,陽光孤兒院的院長李英在一家超市附近的垃圾桶邊上撿到她的情景,她還依稀記得。

        那天,陽光格外燦爛,照在李英的臉上,似乎是鍍了一層金色的佛光,或許,是電視劇看多了,是她自己假想出來的佛光。

        總之,那天是她人生中第一個覺得溫暖的日子。

        她不僅被李英帶到了孤兒院,和小伙伴們一同玩耍,一同上學念書,后來還直接住進了李英家里,她其實是想叫李英媽媽的,但李英說,孤兒院的孩子都叫她英姨,她也叫英姨就行了。但她明白,她和李英的關系,和孤兒院其他孤兒還是不同的,她若是有將來,她愿意給李英養老。

        后來,她和英姨偶爾談起當初二人的第一次見面,英姨卻笑著說,那天明明是一個陰天,天空還偶爾飄著零星的牛毛細雨,根本沒有陽光照射。

        原來,那是她心里的陽光和佛光……

        阮無忌的判決還沒有下來,她要給自己不停地進行心里暗示,她家阮無忌是被冤枉的,咱一家三口一定能挺過來!她心里的陽光會永遠燦爛下去……

        不知道英姨今天什么時候來?英姨的前夫趙庭堅如今也是武陵市有頭有臉的人物,英姨已經去找他了,說不定他真能幫上點忙,她自己一定不能消沉。

        李蕓在心底給自己默默往好的一方面暗示的時候,12床那對男女的聲音又重新灌入她耳畔……

        “小芳,這回,我有三個月假期可以陪著你。一直陪著咱們孩子出生,還有,你坐月子,我就給孩子洗尿片,一直到你出月子!

        “真的?陳景,你說的是真的?”王芳驚喜的聲音,忽然變得很大聲,“你有三個月假期?”

        “要不然,我怎么會連過年都不回來?我就是想著,陪著你們過年,還不如陪著孩子出生,陪著你坐月子……”

        “你們領導怎會同意?”王芳驚喜之余,還是表示懷疑。

        陳景顯然略略遲疑了一下,“春節前,我出了一趟任務,有點難度的那種,直到初三才有了很大的進展,昨天總算是完結了,領導說要給我記功表彰,我沒要,就申請了三個月假期!

        王芳聽完,沉默了片刻,似乎這才回過神來,“有點難度的任務?不會是有危險吧??你要有個三長兩短,可叫我怎么活?孩子怎么辦呢?”

        說到激動之處,王芳揮動著左手,狠狠砸了陳景幾下。

        “老婆,別動,再動就走針了,我自己砸!”

        “你,你……真被你氣死了!真砸自己腦門!別砸了!砸壞了誰來照顧我?今天是我媽送飯,你媽剛才遇見一個從前的老同事,聊幾句馬上就會回來。你這樣,被媽看到了,以為我又欺負你了!哼……”王芳顯然更加激動了。

        陳景看了一眼點滴的進度,又仔細檢查了王芳右手針眼回血的部位,見沒有什么問題,趕緊重新抓住王芳不安分的左手,“這次真沒危險,只是對方很狡猾而已,我也不是沒腦子,孩子就快出生了,我也不敢和以前一樣拼了!你說得對,先顧好小家,就不會給國家添亂,我都記著呢!”

        “算你還有幾分良心!哎,我說,你要是記功了,是不是會往上升一級?多可惜!不,不可惜,咱兒子肯定更希望你陪伴他!”王芳的語氣漸趨平靜。

        男人憨厚的笑了笑,“你怎么就說是兒子呢?照B超的時候,又不準說是男是女!

        王芳也笑了,“我就知道是個兒子!像你一樣,憨憨的,可好玩了!”

        “小芳,你們家族不是有雙胞胎基因嗎?奶奶生了四叔和五叔,梅姐姐也生了一對雙胞胎兒子,你小姑也生了一對雙胞胎兒女,你這胎沒準也給咱們老陳家生一對雙胞胎兒女!”陳景自己越說越激動,眼前似乎已經看到了出生后的雙胞胎兒女。

        王芳嗤笑了一聲,“你做美夢也要有點常識好吧,大概是你很久沒回來了吧,要是雙胞胎,照B超的醫生肯定早就和我說了,要不然,孩子出生時有風險,咱們都糊里糊涂的了!

        陳景又是憨憨一笑,“這個,我還真沒想到,不管兒子女兒,我都喜歡!

        王芳不屑的撇了撇嘴,“咱媽可是一心想要兒子呢!再說了,我才不想和小姑一樣生一對雙胞胎兒女!她的那些做法,想想就來氣,她那樣做,不是故意害了人家原配嗎?她那樣貪財又陰毒的女人,我都不想認了!你也別小姑小姑的叫了,她再有錢,咱們也不求她。簡直丟了咱們王家祖宗十八代的臉,王艷,她就是一個賤人,一個人渣!”

        陳景見王芳越說越激動,輕輕推了推她,又趕緊望了李蕓一眼,然后,做了一個“噓”的手勢,王芳也趕緊往13床掃了過去,兩人很默契地同時不再言語,陳景默默跑到衛生間洗蘋果去了……

        這時候,病房門又被推開,12床和13床的女人都往門口望去。一個身穿黑色束腰羽絨服,看上去約莫四五十歲但顯得很干練的女人走了進來,兩手各提著一個盛裝食物的保溫桶。

        “英姨,你來了!怎么樣了?”

        李蕓有些著急,想要爬起來靠著坐,可是,她心里越著急,動作反而更遲鈍。

        剛進門的李英,趕緊放下手中的保溫桶,快走幾步,將李蕓扶了起來,又拿過枕頭墊在她背后,“你這已經足月了,一切都要小心,好歹阮家還有后!

        盡管李英的語氣很平靜,可李蕓還是聽出了一些不尋常的意味,“英姨,我想去樓下花園里走走,你扶我一把,醫生也說要適當走走,利于生產!

        “先把豬蹄黃豆湯喝了,再下去消食也不遲!崩钣⒆匀幻靼桌钍|的意思,見李蕓搖頭,只得一邊給李蕓拿鞋子,一邊還笑著和12床的夫妻倆打招呼。

        李英扶著李蕓,走出了病房,和護士站的護士說了一聲后,就來到了電梯房,李英看到人比較多,一直沉默著沒說話,李蕓也是如此。

        兩人一路沉默著來到了醫院花園深處一個較為僻靜的地方,李蕓就有些急不可待了。

        “英姨,你快說!我能抗!”

        李英這才壓低了嗓音,慢慢說道:“小蕓,你要看開一點,至少你還有孩子,你還這么年輕,可不能認死理!

        李蕓心里咯噔一聲響,如同暈車的人一樣,背后忽然開始冒汗,額頭也開始冒汗,頭有些暈沉沉的,可是,她心底里還是給自己暗暗打氣,“英姨,是不是已經判了?”

        四十多歲的李英,這時候心里也很無奈,愁緒一來,人也顯得老氣很多,“小蕓,那女人的后臺``太``硬,而且,槍的確是從無忌的辦公桌里搜出來的,她還找了幾個人證,無忌屬于攜帶兇器進行流氓``犯``罪活動,情節嚴重,還私藏``槍``支,去年又是嚴``打期間,所以……”

        李蕓抬眼望了望頭頂有些和煦的太陽,眼前一黑,直接往地上倒去。

        李英趕緊伸手扶住她,將她挪回長條椅上靠著,焦急之下,拍了拍她的臉,還狠狠地掐了掐人中部位,李蕓仍舊沒有反應。

        李英只得跑到附近的急診室,讓護士推了擔架來……

        李蕓再次醒轉,已經是一天一夜之后。12床的王芳是來保胎的,已經出院了。14床的那個是剖腹產,也出院了。正月里病人本來就少,暫時沒有新的病人住進來,病房里只有李蕓和李英二人。

        視線由模糊漸漸清晰后,發現李英似乎又老了不少,臉上的皺紋越來越深,但李蕓此時已經無暇顧及英姨的蒼老,“英姨!是``死``刑,對不對!”

        面對李蕓異常平靜的語氣,李英忽然有些慌了,她趕緊拉著她的雙手,“孩子,你要是想哭,就哭出來,不要憋著,船到橋頭自然直,咱娘倆沒有過不去的坎兒。要不,你先喝點熱粥,你都一天一夜沒吃東西了,肚子里的孩子也餓了!”

        李蕓搖了搖頭,表示不想喝粥,語氣依舊很平靜,“怎么個死法?定了嗎?”

        李英沉默了快兩分鐘,才緩慢開口,“`槍``決!”

        李蕓的面色依舊很平靜,聲音極清的呢喃,“我真是有點傻了,判了死刑,自然是槍``決啊,居然問怎么個死法,我只能等著給他收尸了吧!

        盡管李蕓的聲音很輕,可李英還是聽得清清楚楚,她心里有些著急,李蕓這說話的口氣,看似在談論別人家的事,可是,很不對勁。

        李蕓一直沒哭過,盡管她暈倒后,昏睡了一天一夜,但是,她的情緒實在不對勁。

        李英在心里醞釀了一下,“小蕓,孩子馬上就要出生了,你想哭就哭,別憋在心里,可千萬別想不開!”

        李蕓卻有些走神了……

        “小蕓,你要相信我,我真的是被冤枉的,我從來沒有在外亂搞,我不離婚,那個女人就說要報復我,要我們一家家破人亡,她就是個瘋子……”

        李蕓腦子里現出阮無忌說的一番話,忽然笑了一聲,但那聲音比哭聲更悲戚,“英姨,我曉得分寸,我一直在心里進行心理暗示,你放心,我真的沒事,如果我和孩子一尸兩命,那個女人要我們一家家破人亡的詭計就得逞了,我不會讓她如愿的!

        李英竟然不知道說什么話勸解了,但是,她還是有些擔心。

        李蕓閉上了眼,腦子里卻現出那女人陰狠的目光。

        那個女人不僅找了阮無忌撂狠話,還找過她好幾次,但是,她一次都沒和阮無忌說。

        她很清楚,阮無忌嘴里說些甜言蜜語撩撥一下周圍的女人,的確有過很多次,他就這德行,可是,他是沒膽子亂搞的,更何況是***,他那個膽子,說起來,還不如她。

        李蕓想的很清楚,正是因為阮無忌不松口,那個瘋狂變態的女人才會來找她,可是,若是阮無忌不招惹那個女人,又怎么會被纏上,他那張嘴快活了,卻真的家破人亡了。

        那個女人的話,猶在耳畔……

        “李蕓,你還這么年輕,又這么漂亮,離婚了,還能找到更好的,何必要死抓著阮無忌不放,他那么風流多情,早就背叛你了,你這是何必呢?”

        “李蕓,你要繼續執迷不悟,那你就等著家破人亡吧!”

        ……

        她從小就是個孤兒,幸虧被英姨收養到孤兒院,沒想到,她的孩子一出生,也沒有爸爸。所以,她的心一定不能亂,不能讓孩子繼續成為孤兒。

        可是,她的腦子真的很亂很亂……

        “李蕓,讓你打掉孩子,你不打掉,讓你離婚,你不離婚。好,很好。你等著,你孩子一出生,爸爸就是死刑犯,還是流氓罪,你的孩子一輩子就得頂著這樣的污點抬不起頭做人!”

        “一輩子就得頂著這樣的污點抬不起頭做人!一輩子就得頂著這樣的污點抬不起頭做人……”

        ……

        “你可以起來了,孩子很好,胎位也是正的!

        照B超的醫生很和藹,李蕓恍恍惚惚的爬起來,腦子里依然是那個女人惡毒的咒罵,李英趕緊扶著她回到了病房。

        不一會,醫生開始給她吊催產素。

        連續吊了幾天催產素,既沒有見紅,也沒有羊水流出來,李蕓肚子里的孩子,似乎很不愿出世,一直躲著沒動靜。

        最后,醫生做了羊水穿刺再吊催產素,終于開始陣痛了,上午開始陣痛,孩子下午五點多就順產出生了,算是生的比較快比較順利的。因為生的時候疼得麻木了,助產士給李蕓縫合時,她根本感覺不到什么。

        “恭喜你!是個漂亮的女娃娃!”

        聽著助產士的聲音,李蕓盡管腦子里暈沉沉的,還是感到有點不對勁。

        “護士,我孩子怎么沒有哭聲?她……”

        助產士知道李蕓要說什么,趕緊打斷她,“放心!這孩子很健康!有的孩子出生時,是不哭的。她的五官真的很精致,長大了,一定和媽媽一樣,也是個大美女!”

        李蕓躺在產婦休息室,助產士給女嬰洗了澡,遞到李英手里之前,又出了一個小插曲。

        一個中年男人,儀容有些猥瑣。想要從助產士手中抱走女嬰。

        助產士連忙斥責他,“這不是你的孩子!你要干嘛?快走快走!”

        那男人聲音比助產士更高,“這就是我的孩子,我明明看見孩子去洗澡了,你休想騙我!

        李英沒有說任何話,從助產士手里接過孩子,就直接回了病房,沒有理睬那個中年男人。

        也不知道他究竟是認錯了孩子,還是拐帶孩子。

        這時候,她已經沒有多余的精力去管,也懶得多事。

        因為,這個孩子和孩子的媽媽已經夠苦的了。

        這件事,她也不打算和李蕓說。

        李蕓回到病房后,看著女兒小小的身子,心里頓覺一陣暖意,孩子是她活下去的唯一支柱了。

        她知道,她的精神狀態真的很不好,也許,她要去看一看心里醫生,但是,得等她出了月子再說。

        晚上十點左右,病房的門,忽然被推開,進來的卻并不是醫生護士,而是一個身材高大但是一臉清瘦的年輕男人。

        “英姨!小蕓!”

        “柳時元?”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fg美人捕鱼技巧秘籍 甘肃快三走势图甘肃快三红2跨最多多少期没出 配资炒股的风险有哪些 贵州快3走势图表基本走势图 贵州快3一定牛7月四号开奖 上海快3走势图表基本走势图 分分彩后三500注平刷 福彩排列7 网上五分快三骗局揭秘 十一运夺金走势图app 下载大智慧股票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