棄妃有點狂6 作者:錦梨崽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20-04-29
  •     “天闊!”楚老夫人怒極罵道。

        這話便有些過分了,楚筠再怎么樣也只是個十四五的小女孩,從小沒有母親,性子冷淡執拗一些罷了,哪用得著說這么重的話。

        話一出口,楚天闊也有些輕微的悔意,畢竟是蕓娘的骨肉,也是自己的女兒,再怎么樣他也不能放任不管。

        只是又看到楚筠面色淡淡,仿若完全沒放在心上,一顆心便也失望透頂了。

        當下道:“若你還想在楚國公府,明日便去鄉下莊子里修身養性吧,待到你及笄后,我自會為你選一門合適的親事,照拂你一生,對你的父女之情也算仁至義盡了,日后到了天上我見了蕓娘再向她請罪吧!

        楚老夫人聽得心疼,流著眼淚,護住楚筠:“只要有我在,筠兒哪里也不去!”繼續瞪著兒子說,“你想把筠兒送走,難道是要氣死我這個老太婆?”

        “母親!”楚天闊咬著牙,又不敢對楚老夫人不尊敬,只好僵持著。

        027見狀先是微微一笑,繼而拍了拍楚老夫人的手,起身沖著楚天闊道:“父親,可容我分辨一二?”

        “你別想再顛倒黑白了,若是還有幾分良知,便對月茹認真道歉,但這事終究責任在你,以后我們楚家會盡全力為月茹尋一門合適的親事!背扉焽@了口氣道。

        027眸子掃過陳月茹,不愧是個聰明人,知道自己名聲已毀了,便緊緊攀附住楚國公府,利用楚天闊的愧疚來做事。

        以后只怕誰也怠慢她不得了。

        027不置可否,看向陳月茹,不疾不徐地說:“既然你說是我要去看辰王的,那我問你,我是什么時候和你說的?”

        陳月茹擰著帕子,不知道楚筠問這做什么,但畢竟有些心虛,假意思索了片刻道:“就,就前日我們兩個私下聊天,你不是說有個詩會要去看么?”

        “具體一點,前天什么時間?”027逼近一步。

        她聲音帶著幾分沉穩,又有幾分威嚴。

        陳月茹瑟縮了一下,吶吶道:“前天上午,我從…家里來你這,你在屋里和我說的!

        027點點頭:“很好!

        接著看向杜若,她那一副打扮倒是精致得很,忍不住冷笑道,“你倒是個膽大的丫鬟,我先說好,今日不論如何,我是再不能留你做我的丫鬟了,你可想好退路了?”

        此等敢妄議主子的下人,楚國公府確實不會留了。

        杜若瑟瑟發抖,又想到陳月茹說過,只要她將來嫁給辰王,一定會讓她也成為侍妾的。

        那可是王爺的侍妾,比在這里做個丫鬟好多了,因此咬了牙,豁出去地說:“奴婢雖然是奴婢,但心中也有道德禮法,小姐這樣做于禮不合,奴婢還是要說的!

        027反而笑了,走到她身前,風輕云淡問道:“很好,那我問你,前天上午我都做了什么?”

        杜若思索了片刻,說道:“小姐起來先陪老夫人用了點早餐,然后就在屋里呆著。后來表姑娘來了,小姐就屏退其他下人,只留下我聽著,我聽了才知道小姐竟那么膽大,要去看辰王!

        言語里仿佛真是楚筠有事要和陳月茹說,才做出屏退下人這種事來的。

        027滿意地點頭:“你果然對我的一舉一動都清楚得很!崩^而冷笑道,“可惜有些事你還不清楚!

        接著她向楚天闊與老夫人行了個禮,朗聲道:“我剛剛從清波亭回來的路上,順便打聽了些事情,比如這個詩會是辰王前天上午才公布的,而我前日上午大門未出,反而是陳月茹從外面來了我這里,我又如何能告訴她詩會的事情呢!

        楚老夫人點頭,沉聲道:“是,那日上午你來我這里一起吃的早飯,你還說喜歡吃西湖棠的素餡包子,我叫劉嬤嬤去買的,我也有印象!

        劉嬤嬤行了個禮向著楚天闊:“老爺,小姐在這里用完早餐又陪老夫人講話,是沒出過門的。我那日早上雖在外面聽見了辰王詩會的消息,但并沒有將此事告知小姐!

        陳月茹心里咯噔一聲,急忙上前兩步道:“阿筠或許是聽見其他下人說的!

        楚老夫人冷冷看她一眼:“我們楚府的下人有規矩得很,像這種攀咬主人的惡仆,有一個也就夠了!”

        杜若在地上瑟瑟發抖,不由有些后悔今日的沖動。

        027微笑著:“是不是,一問便知!

        楚叔得了應召前來,沖房內眾人行禮道:“老爺,所有人員出入都登記在冊。那日早上小姐院里的下人都沒出去過,倒是…這位表姑娘的后門與咱們后門連著,我聽后門的人說,她倒是一大早出了門,從外頭回來的!

        陳月茹指著楚叔,咬牙道:“你不要誣陷我,你素來便看不起我,我都知道!苯又聪虺扉,雙眸含淚,聲音柔弱,“姑丈,你要給我做主,不能讓下人欺侮了我,姑姑若是在天上看到…”

        “你姑姑就算在天上看到,也應該先心疼我這個親生女兒被你誣陷吧!027冷聲道,

        陳月茹一愣,楚筠何時變得如此牙尖嘴利了?

        027繼續道:“所以,并不是我告訴你有詩會,反而是你告訴我有的,其次么…”,她吩咐道,“把我院里的丫鬟叫進來!

        接著楚筠身邊伺候的大丫鬟除開杜若全都進來了,一共是赤芍、青菊、臘梅三人,向著老夫人與楚天闊、楚筠三人行了禮。

        027道:“今天上午杜若叫我出門,你們可看見了?”

        三人對視一眼,赤芍膽子大些,上前朗聲道:“是,今日上午小姐本來說肚子有點不舒服,不太想出門,杜若拉著小姐勸了半天,小姐素來聽杜若的話,這才出了門!

        聽到此楚老夫人還有什么不懂,命人將杜若架起來,敲了敲拐杖冷笑:“府里竟有此等吃里扒外、攀誣主人的丫鬟,將她直接打死了去!”

        027自然知曉楚老夫人不會真的打死杜若,只是在威嚇她說出背后指使之人。

        杜若何曾經過這種對待,往日里她嘴甜,善于哄著楚筠,整個人憊懶橫行、不知天高地厚慣了。此時才知道,原來自己的小命全然捏在主人家手里。

        急忙瘋了一般哭喊道:“小姐,老爺,老夫人,我…都是表姑娘叫我去說的啊,她還說要我今天一定帶小姐過去,只要小姐能掉下水,讓辰王救了,表姑娘不僅給我一筆錢,還許諾我將來可以做辰王的侍妾,我才一時迷了心竅啊!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fg美人捕鱼技巧秘籍 浙江11选五玩法规则 网络理财投资产品好吗 北京pk拾 彩票系统 北京快3开奖图北京快3官网 安徽新十一选五一定牛 7天娱乐城真人百家乐 甘肃快3跨度图 河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一定牛 中国体育彩票app怎么样1720 贵州十一选五开奖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