棄妃有點狂10 作者:錦梨崽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20-04-29
  •     她這話一出口,陳長志暴跳如雷,當下就拿起半碎的酒壺朝著陳月茹打來,一邊打一邊惱羞成怒地罵:“你個不孝女,說的什么話!我的臉面都被你丟盡了,快去死了干凈!”

        杜氏急忙攔。骸皠e打,打傷了還怎么嫁人啊!

        門口看熱鬧的人多了,幸災樂禍,你一句我一句的。

        “可不敢把臉畫花了,不然別說辰王了,王屠夫都不要了!”

        “往日里趾高氣揚的,但凡收斂點,也不至于這樣了!

        “現在可是出名了,整個京城都知道他家有這么個女兒咯!”

        說到此,陳月茹已然是又羞又氣,上午受的涼還在心口,竟徑直地倒了下去,嚇了眾人一跳。杜氏急忙去拉女兒,陳月茹掐著自己清醒開來,努力甩掉她的手,捂著臉跑了出去。

        陳長志在后頭,氣急敗壞地叫道:“有本事你就別回來了!”

        杜氏推他一把:“不回來兒子的聘禮哪里來?”

        門口眾人一頓哄笑,杜氏咬著牙沖陳長志道:“你有本事打女兒,有本事把他們趕走啊!

        陳長志又羞又囧,拿起摔碎的酒壺,看里頭還有一點酒星舔了干凈,眼神一轉,溜得飛快進了屋道:“丟人現眼,我才不去呢!

        只留下杜氏無力地去趕那些看熱鬧的人,一邊趕一邊罵:“我這是做了什么孽,老的不省心,小的竟也不省心!”

        這邊陳月茹從家里跑出來,一路遮著臉,只怕有人把自己認出來,尋到辰王府門口,便向侍衛說找杜管事。

        那兩個侍衛對視一眼,不耐煩道:“哪還有什么杜管事,那姓杜的惹了王爺不開心,被扔到大牢了,能不能活著出來都是問題!

        其中一個侍從略有些眼熟陳月茹,恍然道:“哦,不就是你上次托杜管事辦事了么,肯定是你惹了事,快快走開,王爺今天心情不好,別害得我們受罰!

        陳月茹惱道:“你們也敢欺負我,你們知道我是誰么?”

        “你是誰?”京中倒是貴人不少,那侍衛也有些遲疑。

        陳月茹又不知怎么說,說她是楚國公府的表姑娘,大家都知道今早落水丟人的便是她。說她是陳家小姐,人家又哪里知道什么陳家,因此也支支吾吾,說不出來。

        那侍衛不耐煩地推開她,喝道:“無名小卒也敢在這里撒野,再鬧事,我就把你扔到衙門去!

        陳月茹嚇得退開幾步,又不知道能去哪里,只好縮在辰王府邊上。直到天都黑了,才見辰王從里頭皺著眉頭走出來,和身后人不停說著什么。

        又累又餓的陳月茹急忙撲上去,抱住辰王的大腿哭著道:“王爺!我現在無處可去了,求王爺救我!

        辰王被嚇了一跳,又見陳月茹此刻身上全是泥土,臉上哭得粉都沒了,一派狼狽,拂開袖子冷冷道:“哪里來的女人,本王不認識你!”

        陳月茹被他一個大力推開,跌在地上,哭哭啼啼道:“王爺,你怎么不認識我了,你忘了我們商量要對付楚……”

        “住口!”辰王想起來這人是誰,一個眼色,身邊兩個侍衛已經將刀架在她脖子上,緊接著上前兩步,“什么能說什么不能說你應該清楚,若是敢污蔑本王,本王定教你不得好死!”

        陳月茹嚇得抽泣,只是苦苦哀求道:“王爺,我是全心全意為了你的,現在我名聲都毀了,與死了又有什么兩樣,只求王爺憐惜,便是…便是收我做個侍妾,我也心甘情愿!

        辰王哼了一聲,帶了幾分不屑,“本王的侍妾,你有那資格么?”

        接著他走上前,掐住她的下巴,冷笑道:“照照你這副樣子吧,若不是你說能讓楚筠嫁給本王,你以為本王會多看你一眼么?若敢出去亂說,教你全家尸骨無存!”

        陳月茹癱軟在地上,只看著辰王車馬遠去,叫天不應叫地不靈,只是忍不住想,若是她沒害楚筠,此時應該是在楚國公府里陪楚筠喝著新進貢的春茶,吃著美味的點心吧。

        只是那些,是再也不可能了。

        不由悔恨道,早知今日,何必當初!

        ……

        自027將房內管事交由赤芍等三人,她們便麻利地將那些往日里又懶又饞只會諂媚的下人扔了出去。

        還有幾個在楚筠回憶里后來出賣楚國公府的奸惡之徒,027也尋了由頭,將他們交給官府處置。

        這才發現那些人,現在便已經做些吃里扒外的事,還好發現得早,未釀成大禍。

        楚老夫人聽了此事,倒是十分欣慰,只感嘆筠兒終于長大了。

        除此之外,027便是看著幼弟讀書練劍,進修學業。本來楚天闊準備讓楚嵐讀個書,安插進編纂院或大理寺做個文書,安安穩穩地等著襲爵也就是了。

        但是027深知即便是百年大族也不可放松對下代的培養,后來辰王便是吃準了楚國公府沒有得力的第三代才動了手。

        因此這一次,她必須讓楚嵐足夠優秀,能夠對抗未來的風雨。

        楚嵐雖然每天課學被排的滿滿的,但是明顯能感覺到其他人更加看重自己了,不僅嫡姐每天都會過問他的文武課程,就連父親隔三岔五也要問一問了。

        楚天闊本來對唯一的兒子也不能說不關注,只是整日和楚筠生氣,連帶著也沒心情了而已,F在楚筠做主,他自然也要認真指點輔導兒子一二。

        日子就這么過著,但027并沒有放松警惕。陳月茹和杜若得到的懲罰還不夠,辰王,更是還沒有找到可以絆倒他的機會。

        其實按她的身手,也有把握混進辰王府刺殺辰王,還不叫人發現。

        但是懲戒者不能用超出該位面的能力去進行懲戒,這樣會引起位面發展的混亂。因此,想對付一個王爺還需要從長計議。

        而她還沒來得及動手,一個人便又送了上門來。不是別人,正是無處可去的陳月茹。那日陳月茹去了辰王府里被趕出來后,又不知道能投奔誰。

        以前倒是有幾個交好的小姐妹,但人家都是看在楚國公府的面子,如今楚國公府已經不認這門親戚,陳月茹又丟了這么大人,她們可不想收留陳月茹還連累自己的名聲。

        無處可去的陳月茹只好又回了自己家,受了母親一頓罵不說,還發現幼弟偷了自己藏在家里的最后一點私房錢。她和杜氏告狀,杜氏卻說:“你弟弟犯得著偷你的么?整個家將來還不是他的!

        又看杜氏真開始相看王屠夫了,絕望的陳月茹只好又像救命稻草一樣找上了楚筠。

        楚國公府她是進不去了,只好日日守在門外,希望能等到楚筠出門的時候。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fg美人捕鱼技巧秘籍 幸运赛车是怎么回事 双色球怎么算中奖 江西快3 股票分析师需要考证吗 好彩1复式投注中奖计算器 上海今天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 股票配资平台招商 北京赛车软件 官方网站 湖南快乐十分彩票 希恩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