棄妃有點狂11 作者:錦梨崽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20-04-29
  •     這日027正要帶楚嵐去街上轉轉,小孩子長得快,也該選些新料子做冬衣了。往年,冬衣料子都是直接送到楚國公府,但楚嵐在家勤奮學習憋了許久,此次終于被夫子夸了,027也順便帶他看看京都的繁華景象。

        一出來只見一個瘦弱凌亂的女子撲到自己面前,哭著叫:“阿筠!”

        楚嵐嚇了一跳,往日里陳月茹也經常來楚國公府,對他這個庶弟自然也沒什么好臉色,只是她善于偽裝,總是柔柔弱弱的,那些不屑也不曾流露太多。

        但她平日里都穿著清淡素雅的絹衫,而且大部分都是楚筠的,很是精美華貴,臉上也總是帶著淡淡的妝容,格外光彩明亮。

        今日一見,卻是皮膚暗淡,滿臉雀斑,嘴唇開裂,身上的衣服沒有仆人清洗晾曬,都皺皺巴巴的,甚至還有一點異味,完全變了個人一樣。

        陳月茹看楚筠拉著楚嵐,先是震驚,往日楚筠是最不喜歡這個庶弟的,現在難道真轉了性了?

        但見楚筠眉頭一皺,陳月茹怕她要趕人,急忙求道:“阿筠,我知道我錯了,求求你看在姑姑的面子上,幫幫我吧!

        說得輕巧,若不是楚筠已不是當年的她,今日受盡屈辱名聲盡毀的便是她了。

        這是輕飄飄一句我錯了便可以的解開的,還敢讓楚筠幫幫她?

        027不由懷疑自己看起來有那么好心么,楚嵐也聽了一些風言風語,怕姐姐心軟,急忙道:“姐姐,這種人,幫了她也不會感恩的!

        027摸了摸他的頭,小小年紀,看東西倒是比楚天闊還清醒些。

        陳月茹咬了咬牙瞪了楚嵐一眼,又回來低眉順眼地哀求道:“阿筠,是我之前污了心眼,但是我也是為你好!你可知道辰王想求娶的是你?”

        怎么,她還得感恩戴德辰王愿意娶她?

        027真的懷疑陳月茹的腦子是不是被門夾過。

        陳月茹沒有在楚筠臉上看到驚喜的表情,著急地剖白道:“阿筠,你不相信么?辰王真的是想娶你,我當時也是為了你好,怕姑丈不同意,才為你想了這么個法子,沒想到你誤會我了!”

        喲,這情真意切的,真以為你做了件大好事呢。

        陳月茹這一口顛倒黑白,指鹿為馬的能力,真讓027佩服。辰王想娶她,不上門提親,和楚國公好好商量,想出這種下賤方法,還要她來感謝?

        陳月茹又豈會那么好心,不過是嫉妒她,想從她的痛苦里獲得快樂罷了。

        027冷笑道:“那我還要謝謝你了?”

        “那倒不是,只是現在辰王還愿意娶你,只要你肯嫁給他,辰王一定會用正妃之位相待,阿筠,你開不開心?”陳月茹欣喜地問道。

        027忍不住思索,難道自己的表情看起來很開心么。

        陳月茹急了,上前去搖晃她的衣擺:“多好的機會啊,阿筠,你可不能放過!

        “辰王是不是許諾你,只要我能嫁過去,便封你做個側妃?”027看她近乎瘋狂的神色,嘆了口氣問道。

        陳月茹愣了,繼而略有些心虛道:“你怎么知道的?”

        027替楚筠覺得失望,搖了搖頭:“你真是死心不改!

        陳月茹咬牙,理直氣壯道:“阿筠,我這是為你好!你天性單純,辰王總得娶側妃的,這個人是我總好過是別人吧,我不會害你,我還會幫你的!”

        口口聲聲都是為了她,027聽得更為可笑,道:“謝謝你的好意,但我不想嫁給辰王!

        “什么?”陳月茹本以為她是記恨自己想與她搶辰王,竟沒想到還有這一層,半晌才磕磕巴巴道:“阿筠,你…不用不好意思,辰王英武非凡,身份尊貴,京城中哪個女子不想嫁給他的?”

        夏蟲不可語冰,在陳月茹眼里嫁給辰王是楚筠這個草包最好的選擇,但楚筠想要的,又何曾是這一場虛名和后半生的痛苦?027不想和她多說,也說不通。

        楚嵐看看姐姐臉色,繼而清聲道:“月茹姐姐,以你的身份容貌,自然覺得嫁給辰王是再好不過的選擇了。只是,我姐姐在這京中的身份不說,便是容貌才情也不比哪家人差的,又為何非要嫁給辰王才行?”

        陳月茹愣在原地,只覺得這姐弟倆是不是瘋了,怎么有人會不愿意嫁給辰王,那可是皇上的兒子,將來還有可能做太子,做下一任皇帝的呀。

        尤其是女子,除了嫁給一個這樣的人,還有更好的選擇么?

        027知道她滿腦子都是榮華富貴,又習慣了依附于別人,道理是講不清楚了,當下拉著楚嵐便走,走前冷冷道:“除了阿嵐說的之外,我不想嫁給辰王,單純就是看不上辰王這個人罷了!

        辰王此人好大喜功,有勇無謀,自視甚高,偏又心腸歹毒,楚筠當年的下場便是最好的例證!

        說罷留下一抹淺淡從容的背影,陳月茹在原地半天,不知是在勸解自己還是勸解楚筠般喃喃自語道:“她一定是害羞,一定是不愿意承認,怎么可能有人不愿意嫁給辰王!

        只是楚筠這里勸不成,她又怎么敢再回家里,又怎么敢再去見辰王。

        正在此時,楚國公府的門開了,原來是楚天闊接了旨意要去宮里與皇帝商討南方水患之事,此刻穿了常服出門來了。

        陳月茹看見了,急忙攔住他,道:“姑丈,救我!

        楚天闊見了她先是一驚,認出來是誰后臉色一變:“你還敢來找我?”

        他可是徹頭徹尾被陳月茹欺瞞著,把自己的寶貝女兒都弄生分了,還差點害了女兒,當下對陳月茹只能算壓抑著自己的怒火。

        陳月茹今日確實是急得火燒眉毛了,也來不及如往日一般哭哭啼啼扮可憐,只是急切求道:“姑丈,我知道自己做錯了,我只是覺得辰王是阿筠的良配,才做下此事,不求姑丈原諒。但現在我母親要將我嫁給王屠夫,求姑丈為我做主!

        楚天闊雖生陳月茹的氣,但想到亡妻,硬咬了牙嘆了口氣道:“我后頭會差人與你母親說明,送你一筆嫁妝,你自己做打算吧!

        “姑丈,這事只有你才能幫我!标愒氯阆仁且幌,繼而看楚天闊要走,急忙攔住。

        楚天闊不耐煩道:“這是你陳家的事,要嫁人找媒婆,我能做什么?”

        陳月茹咬了牙,大著膽子道:“我…我想嫁給辰王!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fg美人捕鱼技巧秘籍 上海时时乐开奖号 老公隐瞒炒股亏了260万 2013年快3投注技巧 北京pk10前三投注技巧 山西快乐10分钟开奖查询 基金配资合法性 北京pk赛车官网开结果 体彩11选5规则及奖金 8月16日股票推荐 多乐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