棄妃有點狂12 作者:錦梨崽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20-04-29
  •     饒是楚天闊涵養再好,也忍不住愣住了半晌。

        再看到陳月茹顯然早已存了此心的模樣,頓覺一陣寒涼,冷了口氣:“人心不足蛇吞象,辰王什么身份,你過去也只能做個侍妾罷了!”

        “侍妾也行!标愒氯阋讶徊灰樒,只是滿眼富貴、一心求高道,“只要姑丈和辰王說,辰王一定能讓我做個侍妾的!

        本想她能嫁個尋常人家做正妻,平平淡淡過了一生,也就是他對亡妻娘家所有的情分了,沒想到她生了這種心思,偏要去做人家的侍妾,真是丟人現眼!

        楚天闊已經有些嫌惡,冷冷道:“你做下這種事,還有臉要我去求辰王,我又以什么身份去給一個王爺送侍妾,回去過你自己的日子吧,別再來找我了!”

        陳月茹咬著牙,想起母親就算不把她嫁給王屠夫,自己毀了名聲,又能嫁什么好人家?難道離開京城,不可能!她已經適應了京城的生活,這里的繁華,這里的美景,她天生就應該在這里的!

        想到此,她也徹底放下了內心的矜持,站起來拉住楚天闊,冷笑道:“若姑丈不幫我說,我便出去講那日是楚筠推我下水的,我的名聲是徹底毀了,若是她的也毀了,姑丈看她能嫁給誰?”

        “你!”楚天闊沒想到她竟這般無恥,楚國公府養了陳家多少年,若不是她自己做下惡事,又豈會淪落到這種地步,時至今日不知內省,竟還存了這樣歹毒的心思。

        楚天闊握著拳,半晌才冷冷道:“好,我再幫你最后一次,我會向辰王說明,該有的嫁妝也會給你,但辰王同意與否我便不能決定了!

        “多謝姑丈!”陳月茹喜上眉梢,不過是個侍妾,辰王還會駁楚天闊的面子?等她成了侍妾,她有的是手段拉攏辰王。到時候做了側妃,正妃,豈不是一步登天!

        今日楚筠還看不上她,等她成了辰王妃,一定要狠狠羞辱她!

        楚天闊看著她滿臉狂熱的喜悅,竟有些瘋癲了,厭惡地甩開袖子:“今日之后,若我再在楚國公府旁看到你,或是聽到你再提你姑姑,你便自求多福吧!”

        說罷,無限惱火地進宮去了。

        ……

        只是,楚天闊也沒想到,辰王還真拒絕了。

        辰王看楚天闊提這事時滿臉的不情愿,又聽聞了最近楚國公府與陳家斷絕關系之事,豈會想不到是陳月茹不知用什么辦法脅迫了這位楚國公?要知道楚國公可是素來剛正不阿,潔身自好,從不過問皇子之事的,今日竟要給他送個侍妾,事出蹊蹺必有怪因。

        但一方面辰王堅信陳月茹設計了他,對這個女人恨得牙癢癢還差不多。另一方面,他還準備求娶楚筠呢,現在知道楚國公府不認陳月茹這門親戚,定是知道了陳月茹所做的事情,這會收了陳月茹,豈不是自己斷了楚國公府的門路么。

        因此金龍殿外,辰王彬彬有禮、含笑婉拒道:“本王現在都沒有正妃,并不想收侍妾,再說國家大事未成,百姓尚不可安家樂業,本王又怎會有心思呢,多謝楚國公了!

        楚天闊無語,若不是他已知道了前幾天的事是辰王和陳月茹合謀的,還真要被辰王這副愛民如子,深明大義的面目給騙了。

        不過他心里也不是真心想幫陳月茹,問話不過是最后一點情分,得了話也敷衍地行了個禮:“是臣唐突了,王爺莫怪!

        “無妨,我聽說那陳月茹是個內心險惡之人,險些害了楚小姐,此事似乎也與本王有關,改日本王定要登門致歉!背酵鹾Ψ銎鹆顺扉煹氖,借機說道。

        楚國公府根本沒把陳月茹害人的事往外說,辰王這自投羅網的模樣讓楚天闊忍不住懷疑,這家伙到底能不能在奪嫡之戰中勝利。

        說到奪嫡,倒是另一位呼聲也很高的昭王,除了身體弱些,至今也沒出過什么幺蛾子…

        楚天闊回過神來,行了個禮婉拒道:“王爺不必了,小女云英未嫁,也不太方便!

        “哦,聽說楚小姐賢良淑德,琴棋書畫,無一不通,本王倒是……”辰王被拒絕也不喪氣,繼續笑吟吟說道。

        楚天闊一聽辰王還想打楚筠主意,差點拍大腿起來打人,但在金龍殿外還是按捺住自己,嚴肅道:“不不不,都是坊間傳言,其實小女啥也不會,還性情不好,也不知她要去禍害哪家人,臣突然想起家里似乎還有些急事,先行一步了!

        辰王何等人精,豈會不知道對方的意思,楚天闊話一說完就一溜煙沒影了,只留下面色略有些難堪的辰王。

        這是拒絕了他?這意思是楚國公府不想在奪嫡里站隊?還是更傾向于昭王?

        那可不行!他本就母家單薄,不像昭王有淑貴妃和寧國公府撐腰,這個楚筠,他是一定要的!辰王捏緊了手里的珠串,面略帶猙獰。

        同樣,楚筠本身不想嫁給他這個選項,也沒有出現在辰王的腦海中。

        ……

        而被議論的楚筠,現在是027。連打了兩個噴嚏后,不知自己被誰記掛上了。027剛給楚嵐選了幾身墨青、藏藍的錦繡布料,看見還有幾匹新送來的南繡,便順路給楚天闊和老夫人也選了些。

        “姐姐自己不選么?”楚嵐問道。

        027搖了搖頭,楚筠那足夠堆滿一個房間的衣服在她看來實在有些浪費了,因此沖他說:“這些都是身外之物,一個人若想讓人家看得起,不是穿什么衣服便可以的。你須得提升自身的才華,否則再好的衣裳穿了也要被人笑繡花枕頭,這也是姐姐要你多讀書多練武的道理!

        “恩恩,我明白!背䦛剐χc頭,握緊了楚筠的手,小小的臉上近來也多了幾分血色,白嫩嫩的,朗聲道,“我知道姐姐是為我好!

        一道清幽動人的女聲傳來,“這塊布料我看不錯,送到我府里吧!

        另一個伙計支支吾吾道:“不好意思,鄭姑娘,這布料是西南送來的,今年南方水患送的少,這是最后一塊了,已經被楚國公府的這位小姐定去了!

        那人轉過頭來,美麗動人的面容上帶著薄如蟬翼的面紗,實際上小巧的鼻子和殷紅的唇瓣一覽無遺,倒看得出是個美人。

        只是反正都露全了,還不如大大方方卸了面紗罷了。

        那女子見了楚筠,先是一愣,繼而上前溫聲道:“這不是楚姑娘么,好久不見了!

        “鄭姑娘!027面上微微一笑。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fg美人捕鱼技巧秘籍 北京11选5走势图表一定牛 重庆快乐10分开奖视频 上证指数年线是多少 彩票开奖平台计划 北京十一选五结果走走势 内蒙11选5开奖走势图 河南11选5开奖信息 快乐10分口诀前三直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资料 北京快三今天出的什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