棄妃有點狂19 作者:錦梨崽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20-04-29
  •     不過三五日間,京中便傳著一陣流言,不外乎雖然辰王當日救了落水的陳月茹,但陳月茹現在名聲盡毀,過得極其悲慘,早知那日還不如別救了。

        又有人佐證說辰王曾與楚家大小姐在齊香齋有爭執,保不齊就是楚大小姐為陳月茹仗義執言。

        又有說辰王那日是看上了楚大小姐,楚大小姐覺得他救了陳月茹卻不給人家歸宿,毀了人家名聲,是個登徒子,兩人才不歡而散。

        “你說這辰王既然救了人家,何不娶了人家算了!币灿泻檬抡哌@樣說道。

        另一人便不樂意了:“救人還要娶人家,那不如別救了!

        “這事也不是這么說的,聽說那日辰王救上來人,也不送去醫館,倒是親自讓侍從救治了,這么一個清白姑娘,哪能禁得起這么多人圍觀呢!焙眯牡娜艘蚕氲竭@點,忍不住嘆息道。

        辰王那日還真是抱著讓楚筠丟盡臉的心思,因此才抱著她上了岸,又讓眾人仔細瞧到了她的臉,沒想到救上來的竟然是陳月茹。

        而且此時,陳月茹這三個字仿若一塊狗屁膏藥黏在了他的名字上。

        “就是,聽說那姑娘還找到辰王府去了,被趕了出來!

        “辰王當日救了她轉身就走,醫館也沒送去,銀錢都沒留些,我甚至聽說,陳姑娘醒了后一直問自己身上的荷包哪里去了?”

        “不會吧,辰王能是那種人?不過醫館都不送一下,枉費辰王平時的好名聲了,看來不過是裝的!

        總之有為辰王抱不平的,也有覺得辰王處理此事不得當的,本來就事關皇子,還有此等風月情節,在意的人真是不少,一時間傳得連朝中大臣都議論紛紛。

        后來竟鬧到了皇上那里,皇上也納了悶,這日下朝忍不住把辰王召了進來。

        “聽說你救了個女子,卻未曾妥善安置,人家找上門你也不見?”皇上一開口便皺眉問道。

        辰王大囧,今日被皇上留下來,還以為有什么大事要說,頗有些心滿意得,沒想到是這等小事,當下已經有些窘迫:“父皇,只是小事而已,兒臣當日救人心切,考慮不周!

        “這也不算小事,現在朝堂內外都在議論此事,若是不能妥善處理,只怕有損皇家顏面!被噬锨昧饲米雷,沉聲道。

        “是,兒臣這就回去給那女子一些銀錢安置!背酵鮾刃某园T,想到前幾日楚筠竟敢那樣對他,現在連一個陳月茹也敢借著悠悠眾口威逼他,當下別說多么憋屈了。

        “那女子丟的是顏面清白,你給她錢算什么!”皇上略有些無語。

        這個兒子以前看著極為省心,雖然母妃勢力薄弱,但為人勤勉好學,還算有些悟性,怎么現在看來越來越不成器了。

        給她錢算什么?豈不是更坐實了辰王壞了陳月茹名聲的傳聞,還讓百姓都以為達官貴人,皇室宗親只要花錢,什么事擺不定?

        雖然這是事實,但為了區區一個女子,讓百姓對皇室觀感變差,簡直是得不償失。

        皇上無奈地看著理解不了的辰王,已有些不耐煩道:“不過是一個女子,你封她一個侍妾,給她一個歸宿,這不就堵住了悠悠眾口?”

        辰王咬牙道:“可是她什么身份?”

        求娶楚筠被拒已經讓他丟盡了臉面,現在還要收一個這么丟人的侍妾,京中的名門子弟要如何笑話于他?

        “夠了!被噬弦呀洀氐资,揮手道,“這事不是你一個人的事,是皇室顏面的問題,朕想好了,你不用封她為侍妾了,而是要封她為側妃,更顯得我們皇室體恤百姓,天恩浩蕩!

        讓陳月茹當他的側妃?

        辰王攥緊了拳頭,但皇上的臉色已然十分難看,當下也不敢再說什么,只好行了禮退身出去。

        ……

        次日,陳家。

        自從沒有楚國公府的接濟,陳家的日子是越過越難受。雖然楚天闊答應了陳月茹給她一筆嫁妝,但沒嫁人,這嫁妝總歸落不到陳家手里。

        杜氏這些年習慣了坐吃山空,也沒攢下什么錢,本來打算找自己娘家貼補的,結果現在她弟弟杜管事因為陳月茹被扔進大牢了,杜家也徹底不認他們家這門親戚。

        陳長志還一天從家里要錢去喝酒,自從陳月茹落水丟了人,他出門都要被別人指指點點,他以前可是秀才,后來又借著楚國公府威名,那些人哪個不是尊稱他一聲陳秀才的,恭恭敬敬的。

        現如今呢?真是丟了陳家祖宗八輩子人了!

        陳長志此人,說得好聽些是清高慣了,說得難聽便是自私自利,毫無親情之徒,因此杜氏現如今說要把陳月茹嫁給王屠夫,他恨不得舉雙手贊成,立刻把這個女兒送走。

        因此這一日,杜氏拉著哭哭啼啼的陳月茹,要她去王屠夫家相看,陳月茹自然是不愿意,淚水把往日嬌柔的面龐打得憔悴,只哭喊著:“娘,我可是你的親女兒,那王屠夫是什么粗賤人,你要把我嫁過去?”

        杜氏啐了一口:“什么粗賤人,你以為咱們現在還是什么豪門?若不是你去做那些丟人事,楚國公府能這么不認咱們,你趕緊乖乖給我過去,別在這里丟人現眼了!

        陳長志在后頭推著陳月茹,冷冷道:“就是,快走,別丟我們陳家人了!

        陳月茹沒想到父親母親如此絕情,當下真是心也碎了,兩只腳死死地蹬住地面,也不顧那些小姐嬌柔儀態了,只是和杜氏、陳長志推搡博弈著。

        幼弟陳立此刻正咬著一塊肉脯在門口玩,看見三人這樣只覺得可笑,哈哈一通笑后,指著陳月茹說:“哈哈,你衣服補丁都要開啦!”

        陳月茹面上一紅,自從沒有楚國公府的接濟,她那些衣服都得自己補,但她的手藝又哪能比得上那些專業的繡娘,這樣掰扯下不開就怪了!

        再看向陳立,同是姐弟,他從沒穿過那些打補丁的衣服,足見陳家還是有些余錢的,可是誰也不舍得拿出來給她做一身新衣服了。

        陳立吃著肉脯,極為開心,落在陳月茹眼里,恨不得把那肉脯奪過來,踩在地上狠狠唾棄幾口,她多少天沒吃過肉了?

        杜氏總說家里窮,為什么陳立就吃得上肉脯!

        陳月茹這么想,也這么做了,她一把推開養尊處優慣了的杜氏和毫無力氣的陳長志,蹬蹬蹬幾步走到陳立邊上,惡狠狠地把他手里的肉脯揪出來,扔到地上狠狠踩了幾腳,才覺得心里平衡了些。

        這陳家,不能只苦她一個人!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fg美人捕鱼技巧秘籍 福彩3d预测专家安卓版 青海福彩快3走势图 北京pk10官网开奖视频 理财通和余额宝哪个好 福建快三预测今天 股票期货配资公司是做什么的 18luck在线娱乐百家乐 甘肃十一选五开奖结果今天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福建十一选五开奖 金7乐选号秘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