棄妃有點狂25 作者:錦梨崽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20-04-29
  •     枉費當日她還為杜若求過情,現在想想小姐對杜若多么好,倒是杜若,一有了高枝立馬又離開小姐了。

        杜若現在已是辰王府的姨娘,自然身份不同往日,略帶著幾分得意看了看赤芍,又對上楚筠冷漠的眼急忙進來:“小姐,杜若不敢打擾您,實在是有件天大的事要告訴您!”

        027坐在位上,喚赤芍先出去,輕輕笑道:“哦,什么事?”

        杜若看了看楚筠眼色,大著膽子道:“小姐,那鄭知霜也太不要臉了,竟然趁著這個機會來找王爺了,剛剛若不是我瞅見擋了去,只怕這會就和王爺見上面了!

        “我早說過,我不要你的消息和回報,你現在獨得辰王寵愛,鄭家三代不可嫁皇子,你又何必擔心呢?”027喝了杯茶,面上毫不在意。

        杜若更加急切了,她怎么能不在意呢,她完全是個替代品,若是王爺見了正主,哪還能想起來她,當下靠近些道:“小姐,那鄭知霜往日為難你,杜若決不能看她得意,此事只是來稟報小姐一聲。只要您想進府,杜若一定幫您把辰王府把控得鐵板一塊,那些賤胚子一個也來不了辰王面前!

        若不是太了解她,027還真要信了她,不過是自己害怕被鄭知霜奪寵,此刻竟還敢打著楚筠的旗號。不過看她一個往日的楚國公府丫鬟,今日竟能說出來把控辰王府這種話,也不知是她太過自信,還是辰王當真不是個清醒腦子。

        027已然沒了聽她表忠心的心情,冷冷道:“你說的這些與我何干,我對辰王半點興趣也沒有,你安心做你的姨娘吧,鄭知霜的事隨你怎么做去!

        杜若內心大喜,她倒不怕鄭知霜,現在鄭家三代不能嫁皇子,鄭知霜還能翻上天去?她其實只是擔心楚筠還有嫁辰王的意思在,現在陳月茹做小伏低,大氣不敢出一聲,整個辰王府可不就數自己得寵了。

        想到這里,便行了個禮,得意洋洋地出去了。

        赤芍此時進來,啐了一聲:“她還有臉講為了小姐那種話,當年害小姐的可不就是她么!”

        027冷笑一聲:“隨她去吧!

        “就是,狗咬狗,一嘴毛,她們那些人沒一個好人,剛剛聽辰王府的婢女聊起來,陳月茹和杜若在后院斗得可歡了,剛開始都是杜若得寵,陳月茹連門都不敢出,最近倒是活絡了,煮個湯,撲個蝴蝶,露面的機會越來越多,也惹得辰王注意了不少呢!背嗌掷湫χf道。

        陳月茹許是漸漸摸清了門道,知道辰王雖不愿意娶自己,但總歸是娶了,若是自己死在了辰王府,豈不是落得天下人指摘。因此膽子一大,心思也就漸漸活了,又看杜若剛剛胸有成竹的模樣,只看這兩人有的好斗。

        027淡淡笑道:“辰王,還真是艷福不淺呢!

        斗吧,最好斗到忍不住時,便有好戲登場了。

        ……

        到了下午,皇上在主賬外設宴,這還是027第一次見皇上,遠遠地瞅見明黃衣袍的中年男子,莊嚴中倒不失幾分親切,也算得上個美男子,怪不得辰王生得也還不賴。

        想到此,轉過去正好對上辰王的眼睛。

        辰王見楚筠看過來,內心一陣大喜,杜若說的果然沒錯,楚筠對他豈能沒有心意,只是在鬧脾氣罷了。

        027看他那張得意志滿的臉一陣惡心,飛速撇開眼去。

        突然看到一個月白衣衫的男子和辰王分立在皇上左右,白瓷般的臉上一雙冷淡的眸子,眉飛入鬢,烏黑的長發在身后鋪開,整個人仿若從冰窖里挖出來一樣,除了那點血紅的唇瓣,其他地方沒半點顏色。

        不知為何,027感覺內心一陣奇異的波動,這人,她仿佛見過似的。

        很快,宴席便開始了,老楚國公在世時是皇上的騎射師傅,皇上對楚天闊也頗有些親近,含笑道:“天闊,往日你與朕可是一同騎射過的,當年朕可比不過你喲!”

        楚天闊急忙道:“皇上今時還同往日一般神采飛揚,臣是大大不行了!

        “別謙虛,朕才真是老了呢,還好,朕的兩個兒子都很優秀!被噬闲χ聪虺酵跖c昭王。

        皇上話里竟有了選繼承人的意思,辰王面上恭敬,帶著幾分喜悅,昭王還是面無表情毫不在意的模樣。027收回自己波動的神思,轉過頭去,烏黑的云鬢正好襯得一張側臉清冷美艷。

        “天闊,身后坐的可是你女兒楚筠?”皇上瞅見了,也忍不住問了一句。

        027回過神來,行了禮道:“臣女楚筠,拜見皇上,愿吾皇萬歲!

        “免禮!被噬下詭Я藥追执葠鄣匦Φ,“往日長公主還提起你,說你是個最好不過的孩子了!

        長公主今日也來了,正坐在上位席上,聽了這話也道:“是,皇上,阿筠性格溫良正直,臣妹很是喜歡阿筠!

        “不知可有婚配?”皇上笑著開口。

        眼瞅著皇上這是要賜婚的意思,楚天闊急忙道:“尚未,小女還小,想在家中多待幾年!

        皇上含笑點頭,也不知聽進去了沒。

        不一會來了些歌舞表演,再過會便是那些世家子弟的騎射時間,往年不過是選些出挑的世家子弟進行一番比試,027覺得有些無聊,便想退席。

        此時,那群世家子弟中突然有一人跑出來,向著楚家方向道:“我鄭英,向楚國公府楚嵐挑戰,爾可敢應戰?”

        027冷銳的眸子掃射去,正好對上那青年躍躍欲試的眼。

        那便是鄭尚書的長子,鄭知霜的嫡親哥哥鄭英,想來今日便是為了鄭知霜討公道來了?

        楚嵐才剛滿十歲,甚至還沒到進入太學的年紀,自然沒有報名這次的騎射環節,這人竟如此找上門來欺負一個幼童?

        027捏緊了手指,臉色愈發冷了。

        鄭英實在是被錯怪了,他那妹妹鄭知霜素來眼高于頂,和這個哥哥也不怎么親近,聽說被罰了他半點感覺也沒有,自然也談不上記恨楚筠。

        反而是剛剛,楚筠在席上的驚鴻一瞥映入他心扉,又不知該如何引起她注意,被人慫恿著才出了此法。

        楚嵐略有些不安地看向姐姐,楚天闊已經皺眉預備推卻。

        027按住她爹,此時眾人都看著,若是推卻才是丟了楚國公府和楚嵐的人,當下笑道:“我弟弟年紀尚小,連弓還沒摸過幾次,既然鄭公子想請教,我便來試試!”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fg美人捕鱼技巧秘籍 内蒙古体育彩票十一选五选五五开奖结果一定牛 甘肃十一选五遗漏表查询 什么时时彩平台比较好 江西十一选五骗局 安徽11选5走势图今天 手机股票分析软件排行榜 北京pk10走势图怎么分析 贵州体彩十一选五稳赚 山东十一运夺金一定牛 上海快3基本走势图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