棄妃有點狂26 作者:錦梨崽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20-04-29
  •     當下嘩然,周朝也有女子習武的先例,但畢竟不多,大家閨秀更是少見,那些世家公子都停了腳步,饒有興趣地看向鄭英。

        鄭英臉陡然紅了,這怎么與他預想的不太一樣,他自然知道楚嵐年紀尚幼,只想等對方拒絕后再進一步搭話的。

        只是他心思淺,沒想到此舉簡直是在讓楚國公府下不來臺,更沒想到楚筠會應了下來。

        “喲,鄭公子,你若是不比就讓給我來會會?”當下一人哄笑道。

        另些人道,“這不好吧,怎能與女子比武?”

        看臺上的長公主看見一眾人在下面,忍不住皺眉道:“怎么回事?”

        不一會便有小太監上來講明情況,但見那鄭英急忙向楚筠行了個禮:“鄭英怎能和楚小姐比武,剛剛是說笑的!

        辰王也跟著走下來幾步,他英俊的容貌吸引了不少世家女子的注意,他溫聲回護道:“本王看楚家小公子年紀尚幼,本王可以代為比試!

        目光對著楚筠,話里竟是有些親昵。

        一時間竟惹得不少人竊竊私語,辰王這話里的意思,是要替楚筠比試?

        難道辰王與楚筠已是兩情相悅?不少人忍不住揣測道。

        連看臺上的皇帝也起了興趣,含笑同長公主道:“朕看辰兒對楚家小女頗有些維護之意?”

        長公主想起辰王維護鄭知霜的蠢樣,對他沒什么好感,當下岔開道:“皇上,楚國公就這么一兒一女,不能讓他們受了欺負,您還是快停止這場比試吧!

        而此時,楚筠已經朗聲道:“多謝辰王,不過我與辰王非親非故,大可不必。鄭公子,一言既出駟馬難追,若不想眾人看輕,就上馬比試一番!

        說著,已是由人服侍卸去身上的明紅披風,露出一身勁裝,輕巧躍上下人帶來的一匹寶馬,一身暗紅騎裝更襯得她面白如玉,氣勢凌人。

        話已至此,鄭英也只能咬牙上了馬,心道一會贏完了再賠罪就是。

        辰王的腳步停在原地,略有些尷尬,咬緊了牙恨恨想楚筠真是好賴不識。

        而皇上身邊的昭王,細瓷般的面容上竟綻放了一個微不可聞的雍容笑容。

        比賽規則是兩人各騎著馬,在移動中朝著三道靶子連射三箭,看其準頭。鄭英因為與楚筠比騎射已是滿臉通紅,當下低聲道:“楚姑娘,一會再向你賠罪!

        說完策馬前去,連射三箭,他倒是準頭不錯,三箭都在靶中左右。

        當下也是少年心性,總算把剛剛丟人的陰霾驅散了些,沖著楚筠歉意道:“楚姑娘,抱歉了!

        說著還有些希冀楚筠能因為他出色的表現多看幾眼。

        027輕輕一笑,兩腳從馬踏上抽出,一躍起身,已是一腳踩在馬背上,眾人一聲驚呼,那馬背顛簸,若是摔下來可不是好過的。

        但見楚筠一身暗紅勁裝,拉弓至滿,彎月般的弓弦襯得那張清麗脫俗的容貌添了幾分英氣,真是巾幗不讓須眉,轉眼三箭射出,每一箭都正中靶心,力透靶背。

        轉眼間,高下立判。

        鄭英還來不及因為心上人的風姿動容,轉眼臉便白了。

        “好!”楚嵐看見了急忙鼓掌,連楚天闊的面上也帶了幾分喜意。

        027微微一笑,將弓扔給身邊侍從,上前向皇上行禮道:“楚筠唐突,還請皇上恕罪!

        “何來之罪?”皇上哈哈一笑,“沒想到你還有如此英姿,是楚國公教得好,該賞!

        楚天闊急忙也上來謝恩。

        辰王此時道:“楚小姐真是英姿動人,本王也心生佩服!

        這話倒不是假的,剛剛楚筠那一陣風姿,倒讓他刮目相看,雖然知霜柔美溫和,但楚筠英氣美艷,若是能有兩全之法,倒是人間幸事。

        027看他那張志滿意得的臉,當下就腦補了他那點小人心思,一陣厭惡從背后傳來。

        皇上笑著看向辰王,剛想開口。

        突然,昭王劇烈地咳嗽起來,皇上一向關切他,急忙轉身道:“昭兒,怎么了?”

        昭王當真是一個病嬌嬌的美人,撫著胸口咳了許久,半晌才道:“沒事,兒臣現在好多了!

        這一下,027看了看昭王,行了個禮便退下了,辰王剛剛的話頭也沒人再提起了。

        而那高臺上的病嬌王爺,抬起頭來看著她被暗紅騎裝包裹的曼妙背影,忍不住捏緊了拳頭。

        這女人,怎么能穿成這樣?

        ……

        而此時,鄭知霜帶著面紗,站在高臺外的角落上,也緊緊攥著手絹看著楚筠。

        她現在丟盡了人,楚筠卻出盡風頭,她不甘心!

        她睜開眼又看向高臺上,今天可就這么一個機會能看見辰王了,若是這會說不上話,晚點辰王回了帳,又要被那些下人攔住了。

        待到宴會結束,楚筠隨著楚天闊離開,辰王看見她身影急忙向皇上行禮告退,追了上去,想再說說剛剛被昭王打斷的事。

        結果剛追兩步,便聽見后頭撲通一聲,轉頭一看竟是愣了。

        幾個月不見,鄭知霜更瘦了些,那雙眼睛里全是濃濃的哀怨和情誼,此刻揉著腳腕道:“辰王哥哥,你怎么走這么快!

        辰王當下想起還要追楚筠,但畢竟好久沒見到鄭知霜,急忙上前查看她的腳腕。

        只見那一只白玉似的足腕略略紅腫了些,當下心疼地道歉:“我剛剛有事,走得太快,你怎么不喊我一聲?”

        鄭知霜見他語氣關心,心知他心里還是有自己的,忍不住臉上泛上一抹嬌羞:“這么多人呢,知霜也不好意思!

        她當然不敢喊了,她是自己偷偷跑出來的,若是被她爹發現,定是一頓家法伺候。

        上次家法的傷痕可是才消了些,想到此她忍不住擔心自己的臉,雖然照鏡子看著腫消得差不多了,但不知是不是比原來丑了些。

        正這么想著,她看向辰王,眼里的情意呼之欲出。

        辰王卻有些失了神,她這臉,這眼,這做派,怎么看著如此眼熟。

        半晌,令他眼熟的人尋來了。

        杜若和陳月茹本來一起來尋辰王,杜若走得極快,一邊走一邊冷笑:“往日在楚國公府,側妃娘娘整日里走兩步就喘,現在倒是健步如飛了?”

        陳月茹冷哼一聲,來不及回嘴,只能奮力趕著她的腳步。

        杜若見辰王和鄭知霜在一起,當下心里如同墜入冰窟,又怕陳月茹看出來什么,急忙跑上前撲向辰王嬌聲道:“王爺,您怎么還不回去?”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fg美人捕鱼技巧秘籍 辽宁体彩11选5计算方法 赚钱软件平台 股票推荐排行榜 平安银行股票分析评论社区东方财富 江苏快三appios 盈策略股票配资合法吗 100期货配资 赌场公开赌博 哪个网站可以买宁夏十一选五 重庆时时现场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