棄妃有點狂28 作者:錦梨崽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20-04-29
  •     “王爺威猛,妾身可用不著這!标愒氯銍樀猛却驊,還是強忍著懼意,諂媚地笑道。

        其實她都不知用過多少次了,剛開始辰王是怎么也不愿意碰她的,她若不是借著煮湯、做糕點等偷偷地下藥,到辰王藥效犯了碰過她,后頭才漸漸有一有二再有三。

        辰王對自己頗有些自信,冷笑一聲:“算你聰明!

        陳月茹心里大喜,看杜若這會還沒回來,便存了幾分心思,若是能早日誕下長子,便是楚筠進府也不用怕了,當下手指漸漸撫上辰王胸膛,咬著唇道,“王爺,要休息么?”

        她今日裝扮得精美,整張臉又像當年一樣帶著幾分柔弱,此刻更是略帶紅暈,羞意盈盈。辰王本也有幾分意思,不過腦海里又映著楚筠在馬背上的纖腰一握,英姿卓然,讓人內心一陣發熱。

        看了楚筠今早英姿颯爽的美艷模樣,再看她真是食不知味,辰王略生了些無趣,一把推開她,皺眉道:“本王想靜靜,你出去吧!

        陳月茹陡然落空,不知自己哪里惹了辰王,只想著看來王爺果然是不用那藥就不行,當下咬著唇郁郁寡歡地出去了。

        辰王還不知自己在陳月茹眼里的形象。他腦海里回想了一會楚筠的曼妙身姿,捏緊了手中的藥瓶,在自己唇邊摩挲,聲音喑啞道:“楚筠,楚筠…”

        ……

        下午,正式的圍獵便開始了,楚天闊也駕馬前去,楚筠則稱自己身體不適,并沒有出現在圍獵場。

        辰王沒見到楚筠的身影,還有幾分失望,轉頭看見皇上正與昭王說話,駕馬上前沖皇上道:“父皇今日定可大展神威,兒臣在此先預祝父皇了!

        “呵呵!被噬蠈ψ约旱纳眢w還是有幾分了解的,但恭維話誰不愛聽,當下道,“今日是你們年輕人的天下,誰一會打得獵物多,朕大大有賞!

        辰王看了看面色蒼白的昭王,暗暗冷笑一聲,這個病秧子不把自己搭進去就不錯了。但還是關切地說道:“三弟,若是你一會身體不適,還是快些回來,不要逞強!

        昭王微微一笑:“是,多謝二哥關心!

        好一幅兄友弟恭、相親相愛的模樣。

        隨著一陣鼓聲,衛兵開路,皇上帶著兩位皇子并幾位宗親、國公和一眾侍衛進了獵場,圍獵正式開始。

        剛進了獵場走了會,昭王便又開始咳嗽了,皇上也皺了眉頭:“你這身子確實是太弱了,不然便回去吧!

        楚天闊此時道:“皇上,臣可以護送昭王回去!

        昭王平了咳意,溫聲答道:“若是擾了父皇的興致,便是兒臣的不孝了,父皇不必掛心!

        皇上的眉頭舒展了幾分,辰王此刻行禮道:“父皇,兒臣看前面有些獵物,這便去獵了給父皇來!

        皇上笑了,點頭吩咐:“小心些!

        這個兒子他還是很滿意的,雖然最近做了些混賬事罷,總歸是些男人的糊涂賬,無傷大雅。

        此刻又想起來,其實昭王小時候也是聰慧得很,只是后來身子越來越差,太醫院也查不出是什么緣由,不然其實太子之位嘛……

        皇上收起神思,呵呵一笑,駕馬喚楚天闊道:“天闊,別都讓年輕人去,咱們也活動活動筋骨!

        辰王一行速度極快,轉眼已到了獵場深處,辰王彎腰射向一只兔子,但那兔子極為靈巧,躲開了第一箭,辰王頗有些惱怒,命眾人原地等候,自己下馬逐漸走向那片草叢,卻又是一箭射空。

        身后侍衛忍不住道:“王爺,里頭便深了,還是別過去了!

        辰王今日要在皇上面前出風頭,聽了這話怒喝一聲:“滾,別影響本王!

        那侍衛也不敢再說話,只令眾人圍在遠處,別打擾辰王圍獵。

        辰王轉身進了叢林,追著那兔子一頓拉弓,終于射中了,此刻走上前去拎起兔子,冷笑一聲:“還敢跑?”

        當下準備呼喚侍衛過來裝了這只兔子,作為今天的開門彩。

        結果突然面前一黑,這才反應過被人當頭套了個麻袋,他怒吼著掙脫道:“誰?誰敢傷本王?本王可是辰王,快快松開!”

        結果那布袋越掙脫越緊,接著一拳便落在他腦袋上。

        下黑手的人冷哼一聲,又一拳朝著他頭打去,辰王感覺自己的鼻梁被一陣大力打過來,接著摔到地上,那人還不解氣,一拳接著一拳,打累了就換成腳踹,每一處都是鉆心的疼。

        辰王何曾受過這種待遇,當下一邊掙脫一邊叫道:“來人啊,來人!”

        但他走得實在太深,加上又被蒙在袋子里,聲音并沒有穿透出去。

        027冷笑一聲,更是加重了腳上的力度,不過幾腳,辰王已經痛得叫不出聲來。

        其實要論給楚筠報仇,這點暴打是算不上什么,還可能暴露自己的身份。

        但…027單純看他不爽很久了,這個人滿臉的不可一世,以為誰都要上趕著嫁給他,整天想些有的沒的腌臜事,光看他的目光便令人惡心!

        辰王直到暈過去,也沒想通這個為難他的人到底是誰。

        027見踹著不動了,才長舒一口氣,又不解氣地狠狠地補了兩腳,蹲下來解開辰王的麻袋,見那張臉和豬頭一樣,露出了會心的笑容。

        “叫你再敢亂想!彼鹕頋M意地拍了拍手,正準備離開。

        突然一人映入她的視野。

        那人一襲月白衣裳,眉飛入鬢,烏黑的長發間是一條玉帶,此刻正靠在樹上,帶著點點笑意看她。

        竟然被人看到了?

        027忍不住懷疑自己的聽力,以自己的武學水準,按理來說有人走近她方圓十米以內定是有感覺的,怎么會漏了這人?

        難道這位昭王真是上氣不接下氣,太過虛弱,連氣息和腳步也沒了聲?

        這位昭王倒是好整以暇地看著她,那張細瓷面皮怎么看怎么欠打,問道:“打完了?”

        027也不掩飾,擦了擦手道:“恩,不用謝!

        “我謝你?”昭王聽了好笑,這女人真是擅長推卸責任,這話讓人聽了,真以為是自己讓她動的手呢。

        027促狹一笑:“你肯定也很想打他,我幫你動了手,不用謝!

        她那張美艷動人的臉上帶了幾分笑意,倒顯得格外誘人。

        昭王伸手,聲音清冷:“過來!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fg美人捕鱼技巧秘籍 重庆时时全天计划 股票融资融券是好是坏 江西11选5奖励规则 江西快三开奖结果走势 排列五开奖走势图 云南11选5开奖结果 江苏快3平台出租 七星彩最容易中奖方法 安徽快3预测软件 福彩3d预测最准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