棄妃有點狂29 作者:錦梨崽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20-04-29
  •     027略有些防備道:“干嘛?”

        昭王看她一副戒備的模樣,忍不住一笑,恰如一池春水被風吹皺,帶著點點光彩波瀾,“你以為我要做什么,我站不穩,要你過來扶一扶!

        他面色確實有些蒼白,倒不像作假。027思索片刻,還是上前扶住了他。

        昭王看向比自己低了半頭的女子,他一向知道她個子不低,沒想到這些年愈發長高了些,雖然穿到了楚筠的身子里,但那張眉目卻越來越像她自己的。

        本來懲戒者的容顏本性會逐漸影響委托人的,但也沒想到,她容顏竟盛放到遮也遮不住了。

        昭王輕咳了兩聲,淡淡道:“你把辰王誘過來,后頭的侍衛很快也來了,和我從這邊走,不然他們會發現你的!

        027冷笑:“我不帶你,誰也發現不了我!

        話里話外,還嫌他拖累她了?

        昭王淡淡道:“你也太自信了,辰王身邊的侍衛也不是輕易之輩,你又不會什么輕功,怎么跑?”

        027看向他:“你怎么知道我不會?”

        昭王:“……”

        027低下頭,專心扶著他:“不過我確實不會!

        她聲音有些懨懨的,似乎對自己也有不會的東西感到很不滿意,又似乎是因為在昭王面前失了面子。

        不論是哪個,都令昭王心情不錯。

        不一會到了出口附近, 027松開昭王,看向他道:“你自己能出去么?”

        昭王咳嗽兩聲,坐實了自己的虛弱:“懸!

        027皺眉,這人真是狗皮膏藥甩不開,繼而問:“那你要怎樣?”

        昭王兩只手搭在她胳膊上,示弱道:“我要你背我出去!

        027冷笑:“想得美!

        她徹底認清了昭王,他就是個沒長大的小屁孩,不過是看自己可笑在這里調笑一番,當下不想理他準備轉身離開。

        昭王淡淡道:“哦?那我可能會出去說,看見了一位女子對辰王一頓黑手,而這女子,偏偏又極為眼熟?”

        027轉頭回來,面無表情地看向他,舉起一個拳頭:“我可以也對你一頓黑手!

        昭王轉眼換了一張柔弱的神色,舉起手來:“背我吧,你看我可憐的,走也走不動了!

        這種神色,倒讓她想起那種沒人要的小土狗,眼神可憐巴巴的,但又有幾分倔強。

        她心里一動,暗道這個昭王真是奇了,按理來說懲戒者是高級位面的,不會對任何低級位面的人有情感波動,但她對他的感覺,確實有點奇妙。

        當下嘆口氣,認命地背著他,雖然昭王是個男子,但身體確實有些瘦弱,再加上027的身手,倒是勉強背著也不算礙事。

        昭王在她背上,露出了幽深的笑容,她的耳垂吹彈可破,盈盈一握,正如他無數次夢里的模樣,他的眸色漸漸深了。

        晚晚,你還要多久,才能想起我?

        ……

        近來京中的熱鬧事多了,倒有好幾件都是圍繞辰王的。

        先是辰王救了楚國公府的表姑娘,又傳出辰王當街求娶楚國公府楚大小姐,結果還被拒絕了,后來辰王又莫名其妙地娶了那表姑娘,還封了個側妃。

        但怎么著這些事,都不如辰王竟在皇家園林被打了一頓來得刺激。

        當日辰王鼻青臉腫,身上也不知多少青紫傷痕,但那人力度把握得極好,竟是一根骨頭都沒斷。

        饒是如此,辰王也在床上休養了半個月才逐漸回過精神來。

        而當日,又是他自己撇開侍衛進入叢林深處的,皇上雖然疼惜兒子,命人里三層外三層的搜索,卻沒發現任何可疑之人。

        當日除了本來就進場的王公貴族們,竟是再無他人了。而那些王公貴族又全都由侍衛陪著,除了中間去休息撇下侍衛的昭王。

        皇上聽到此便擺了擺手,“昭兒那個身子,怎么可能?”

        自然,昭王是不可能的,辰王便只能白白挨了這么一頓打。

        皇上體恤,便預備補償辰王一二,傳令去辰王府問他可有什么想要的獎勵。

        辰王思索再三,便求皇上下令解除長公主對鄭府的責罰,令鄭知霜不用再禁足府內。

        杜若聽了這事咬牙啐道:“還不是那鄭知霜,隔三差五就令人送信來,說是不要王爺為難,可是句句都說自己馬上要嫁去邊境了!

        皇上得了回信倒是無語,對自己兒子的情圣屬性頗有些不耐煩,但畢竟辰王受了這么大一頓打,還是頒了旨意,說鄭家近來教女還算得體,之前的事便一筆勾銷了。

        這么一來,見她得了辰王青睞,還有了這么一道旨意。鄭知霜在家里的地位轉眼間又不同小覷了,誰也不敢再提起嫁到邊境的事情了。

        她娘王氏忍不住問:“霜兒,辰王可說過什么時候求娶于你?”

        鄭知霜正在興頭上,想起那日辰王的躊躇,又如一盆涼水潑在腦上,她又怎會不懂,辰王還是要先求娶楚筠,等勢力穩固了才會考慮到自己。

        可是自己現在雖說解了懲罰,在京中還是聲名狼藉,以前若無辰王求娶,還能找個其他世家子弟嫁了。如今倒是和辰王成了綁在繩上的螞蚱,怎么也離不開了。

        鄭知霜不是隨遇而安的人,辰王的心意若是將來變了呢,她等到那會可都是個老姑娘了,那才是真的嫁不出去了。

        此事的源頭還在長公主身上,只要長公主能重新容納她進入京中貴女圈,她就有信心重新獲得好名聲,到時候等自己借青風扶搖而上,不論是辰王還是其他世家公子,都會重新拜在自己石榴裙下!

        想到此,她越發殷勤地去公主府拜見長公主。

        長公主早知她的來意,只覺得麻煩且嫌惡,這人當日都被那樣撕破了臉扔了出去,若是有幾分脾性,便該安安分分,少來她面前晃悠。

        現在還殷勤地過來,真不知該說她不要臉,還是太能屈能伸了些。

        若只是一個鄭知霜也就罷了,偏偏鄭知霜也不知怎么的,每次求見了都能讓辰王知道,轉眼間辰王也來過幾次,不外乎是替鄭知霜求情,說姑母不能太過冷酷之類的。

        都是些屁話!

        長公主看著這侄子那張志滿意得、極度囂張的臉,就一陣惡寒從背后升起,今日還不過只是個皇子,便已經敢對她這個姑母指手畫腳,若是將來成了太子,成了皇上,豈不是要讓她這個姑母給鄭知霜提鞋才算了?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fg美人捕鱼技巧秘籍 青海十一选五开奖一定牛 黑龙江体彩11选五一定牛 什么叫融资 上海快3开奖l结果查询府l 宁夏11选5任选五遗漏 湖北快三走势图三不同号 11176期排列5预测 重庆幸运农场软件 重庆快乐十分开奖走势图 百度 佳永股票配资_佳永配资平台|老牌配资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