棄妃有點狂33 作者:錦梨崽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20-04-29
  •     而昭王坐在浴桶里,愣著看她跑走,半晌才露出一個笑容來。

        “晚晚,你怎么如今容易害羞起來了?”

        他似是自言自語,細玉指尖摩挲著自己的唇瓣,回憶著剛剛那點誘人沉淪的觸感,倒有些不舍起來。

        但終是一聲淡淡的嘆息,落在了那殷紅的唇瓣中。

        ……

        正在此時,027慌不擇路地一頓快走,直到跑回了自己的院子,臉色才漸漸平穩了下來。

        赤芍聽了腳步聲從屋里出來,見小姐神色是從未有過的慌張,身上還有些水漬,急忙上前問:“小姐,你…出去了?你沒事吧?”

        難道是和辰王或昭王起了沖突?

        她覷見小姐唇瓣略略腫著,臉也紅著,怎么看都像是被打了一拳?

        急忙心疼地問道:“怎么了小姐,誰欺負你了?”

        是被欺負了,027這才回過神來,還被欺負大了,就算是在楚筠的身體里,也不能這樣被欺負了!

        可笑自己竟然慌不擇路一頓跑,該跑的明明是那個登徒子。

        算了,下次,若是下次再遇見他,她一定打死他!

        027恨恨地想道,正在此時一拍腦袋,才想起忘了正事,楚嵐還在寺門口呢,急忙沖赤芍道:“赤芍,你現在去寺門口,就和阿嵐說找不到我了,要長公主一同幫忙尋找!

        赤芍啊了一聲愣在原地,小姐這不是好好在這里站著么,再說小少爺怎么會過來。

        027握緊她的手,安撫道:“來不及細說了,你去找阿嵐,他自然懂我意思!

        赤芍只好應了一聲,急忙換了衣服出寺去了。

        而027站在原地,臉上的紅暈此刻才漸漸散了干凈,她捏緊手,暗罵一聲:“登徒子!”

        但唇側的觸感,竟有幾分熟悉的清冽,卻叫她怎么也討厭不起來。

        ……

        那邊赤芍得了小姐的意思,出了寺門口竟然真地碰見小少爺和一群侍衛。

        楚嵐聽了赤芍的話,思索片刻,也沒想到姐姐到底要干嘛,但既然是姐姐讓自己進寺,總歸有姐姐的理由,想到此便與眾人一同進寺找長公主了。

        這么大陣仗,長公主也急忙由人服侍著出來,聽楚嵐支支吾吾說找不到楚筠,又提及聽了辰王來了有些不放心才從楚國公府趕過來的。

        長公主臉一紅,這個侄子,丟死她的人了。此次是她帶著楚筠過來,若是讓楚筠出了什么事,她還有臉給楚老夫人交代么?

        就算死了到地下碰見蕓娘,她又有什么臉?

        當下也顧不得儀容,怒道:“這丟人現眼的玩意!先在寺廟各處尋找,辰王…那也別放過!

        又皺起眉頭,拉過楚嵐道:“不,辰王那,還是先叫他們別去了,等本宮親自去看看!

        她這是為楚筠的聲譽著想,若真是最壞的情況,叫這么多人看見,真是有口也說不清了。

        楚嵐點了點頭,跟著長公主前去,赤芍和臘梅對視一眼也輕輕地跟上了。

        到了辰王所住的院子門口,但見里頭烏黑一片,長公主的心思也略有些惴惴不安,正在此時嬤嬤上來面色為難道:“公主,其他地方都找過了,沒見楚姑娘!

        長公主幾欲咬碎一口銀牙,這個辰王,真是丟人丟到佛寺里來了。

        她早知道辰王為了拉攏楚國公府,有意求娶楚筠,但看楚筠平日作風,對他半點意思也沒有不說,只怕還有些厭惡。

        莫不是今日動了歪腦筋,要強取楚筠?

        當下怒道:“進去搜!”便令楚嵐及侍衛們在門口等著,帶著兩個嬤嬤還有赤芍、臘梅等丫鬟進了門。

        辰王院里的侍從此刻也醒了,見長公主來了也不敢阻攔,長公主怒氣沖沖一腳踢開房門,一進去空氣中便是滿屋的奢靡氣息,繡帳中模模糊糊是兩個熟睡的人影,顯然是生米已然煮成熟飯,該發生的早已成定局了。

        當下便要氣得暈過去,若不是身后的嬤嬤扶著,只怕要背過氣去。

        此刻聽了聲響,辰王挪動了一下身子,感覺脖子后頭還是一陣辛辣的痛意,但已想不起是怎么回事,只見身邊睡著的女子烏發散了滿肩,只露出一點沉睡的鼻尖,滿身都是承歡后的青紫痕跡。

        辰王的記憶已然有些模糊,只記得自己去找了楚筠,便把身邊的人認為成是楚筠了。抬起頭,正看見長公主怒氣沖沖在門口道:“你…你真是喪盡天良,丟人現眼,做出這種強取豪奪,逼迫良人之事!”

        辰王此刻知事已經成了,楚筠說什么也逃不出他的手掌心了,當下一陣喜悅松快,笑著同長公主道:“姑母此言差矣,本王同楚姑娘早是兩情相悅,一時發乎情未止乎禮而已,有什么丟人現眼的?”

        “這里是佛門重地,再說…楚筠怎與你兩情相悅,定是你威逼于她!”長公主真是不知如何同楚國公府上下交代,此刻話也禿嚕嘴了,恨不得一鞭子打死這個倒霉侄子算了。

        辰王撫著“楚筠”的香肩,見她已然快醒轉過來,也有些后悔自己昨日是否太過粗魯了,當下沖長公主道:“姑母放心,本王回去就求娶楚姑娘,不會讓她受罪的!

        嫁給你就是最大的受罪了,長公主一口氣快沒上來,但這種情況,楚筠除了嫁給辰王又有什么辦法?

        這種情況,對男人來說便是一樁笑談,對女子來說,則是板上釘釘的恥辱柱。

        臘梅已是驚了,戰栗著握緊赤芍的胳膊,不由想起,難道是因為自己和赤芍今晚沒守著小姐,才出了這樣的事情?

        赤芍則拍了拍她的手,雖然臉上也裝得極為焦急,但并沒往眼底去,這人,肯定不是她家小姐。

        正在此時,突然身后一陣騷動,她轉過頭去,見了來人喜上眉梢道:“小姐!”

        原來正是楚筠踏著月色而來,一襲素衣,眉目泠然,面容清冷,看了她們臉上還有幾分疑惑道:“長公主,你們怎么都在這里,我睡不著,出去賞賞月色,結果回來屋里一個人也沒了,正找你們呢!

        一瞬間,眾人都愣了。

        若是楚筠在這里,那床上那個又是?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fg美人捕鱼技巧秘籍 广西11选五5手机版走势图 吉林十一选五走势图表双色 快乐12小窍门 山东11选5夺金开奖 中国人寿股票行情 福利彩票怎么看中不中 安微11选5爱彩人彩票网 湖北快三综合走势图 云南时时彩中奖查珣 江苏十一选五基本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