棄妃有點狂40 作者:錦梨崽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20-04-29
  •     說來也巧,辰王府的滿月宴正好和昭王婚期竟是同一日。

        這一日027早早地由人服侍凈面梳頭,換上一身紅裝,紛繁精美的嫁妝襯得她那張往日清冷的面容更添嬌艷,喜婆都忍不住夸道:“不是我自夸,打扮過這么多新嫁娘,竟沒有比今日更好看的呢!

        楚老夫人含著淚添妝后,握緊她的手道:“阿筠,以后定要好好的!

        027眼也熱了,只是抱著楚老夫人忍著淚意。

        待到出來后,楚天闊見了女兒又自豪又痛惜,自豪是女兒平日就好看,今日裝扮后更當的是京都第一人。痛惜自然是好不容易養大的姑娘,轉眼就被臭小子拐走了。

        想到此,沉聲道:“阿筠,若是以后又不稱意的,立馬回來,爹替你做主!

        楚老夫人一拐杖就錘過去:“哪來的不稱意,你這個做爹的,就不能說點好?!”

        楚天闊躲著拐杖,尷尬道:“母親,這么多人呢…”

        楚嵐拉著姐姐手,真心說著:“姐姐,你可要;貋砜纯!

        027摸了摸他的頭:“好,你也要好好努力,答應姐姐!

        一時間竟是難舍難分,待到吉時到了,喜婆再三催促,才蓋著蓋頭上了轎子。

        ……

        今日既是辰王府滿月宴,又是昭王婚期日,兩方都不可隨意得罪。

        但畢竟辰王之子是側妃所出,昭王娶的可是楚國公府的嫡女做正妃,兩相一比,倒還是昭王這邊貴重些。

        更不用提,長公主直接親自來了昭王府,往日哪個皇子娶親,可沒見過長公主親自到呢,因此京中有頭有臉的人物大多還是去了昭王府,辰王府那邊送一份禮也就是了。

        畢竟說到底,也就是個庶長子,將來萬一有了嫡子再好好恭賀就是了。

        陳月茹聽說此事,險些把懷里的孩子掐哭,氣急敗壞道:“楚筠真是和我不對付,非要和我辦到同一天么?都不能讓我出出風頭?”

        當日楚筠給她一筆銀子養胎的事,倒是又忘得一干二凈了。

        陳月茹身邊的侍女急忙安撫道:“側妃娘娘小心身子,今日雖說不是全來了,但也來了不少人呢。而且最要緊的是皇上和靜妃娘娘的恩寵,王爺晚一點也要回來了,足見是多重視咱們的小皇孫呢!

        陳月茹想到此才露出些許笑顏,轉而將孩子交給乳母,由侍女扶著起身,F如今她母憑子貴,多了不少富態,從前的柔弱樣貌倒顯得有幾分慈祥了,她含笑出去,受了一眾賓客的恭喜,不由心花怒放。

        當日,她是楚國公府的表姑娘,凡事都要看楚筠臉色。

        今日,她是堂堂辰王側妃,長子的母親,將來說不定還是皇后、太后,此時真是苦盡甘來,志得意滿,前面所受的罪,也不算白遭了。

        以后,她會讓那些看不起她的人,全都付出代價。

        楚筠,楚國公,楚老夫人,鄭知霜……

        她笑得愈深,此時忽聽到外面一陣匆亂,不由皺起眉頭:“大喜的日子,誰這么不懂規矩?”

        外頭進來的下人略帶了些匆亂:“是…王妃娘娘帶著人來了!

        “哼!标愒氯憷湫,現在鄭知霜不得辰王寵愛,也沒有子嗣傍身,還敢和她叫板?當下道,“來就來唄,王妃娘娘想來也是恭賀的,怕什么!

        那下人剛要說話,已被鄭知霜帶的人推了開去,鄭知霜冷笑著進來,身后提溜著個獐頭鼠目的男子,朗聲道:“好一個恭賀,本王妃只怕你受不!”

        此時頗有不少賓客在,見了此景都皺起眉頭,這正妃側妃不睦,怎么鬧得如此之大?難道真是辰王真是因為治內不嚴,才被罰出京都辦差事?

        陳月茹剛要反駁,見了那被提溜的男子倒是嚇得倒退一步,一時竟說不出話來。

        鄭知霜看她神色更是大笑,極解氣地說:“怎么?現如今你倒不敢講了,那我幫你講,這個人不就是你的表哥,咱們府里杜管事的兒子么。你們倆敢做下那事,倒不敢相認了?”

        陳月茹嚇得渾身顫抖,急忙否認:“你不要污蔑我,等王爺回來,會給我做主的,我可是王爺長子的生母!”

        “這長子是不是王爺的,怕還難說吧!”鄭知霜冷笑道,“你誕下孩子時說是早產,但大夫都說長得像個足產兒一樣,可若是足產兒,便該是去年九月懷胎?墒侨ツ昃旁碌耐醺飞,王爺可從沒去過你房里!

        “你胡說,定是你污蔑于我!”陳月茹擦著汗,這天氣這么熱,她怎么一身身的虛汗。

        鄭知霜目光一轉,身后人已拎了那男子上前,將那男子狠狠一摔。

        那人早已求饒不斷,捂著被打斷的腿叫道:“王妃娘娘,我可都說了啊,是那陳月茹叫我給她個孩子,我全是被迫的,您可饒了我吧!”

        此話一出,已是眾議沸然,這是給辰王帶了一頂大大的綠帽子啊。

        陳月茹跌坐在地上,只是一味無力地哭道:“等王爺回來,一定會為我做主的!”

        “本王如何為你做主?”

        說曹操曹操到,辰王踏著沉重的步子進了院,聲音陡峭。

        他一路趕回京,竟迎了這么大一頂綠帽子在頭上,當下連日的辛累受苦化作內心濃濃的惱怒,手里的劍也緊緊地握著。

        陳月茹見了辰王真回來了,倒不敢上前去,哭也不敢出聲了,半晌才無力道:“妾身沒有,都是王妃與此人串通污蔑妾身…”

        辰王冷冷轉向鄭知霜,接著看著那地上的男子。

        那男子正是杜管事的兒子,陳月茹當上側妃后便放出了杜管事一家,自己久久不能懷孕,又看鄭知霜馬上要進門,就起了其他心思,找上了他。

        此刻看辰王看向自己的目光仿佛要殺人,急忙嚇得跪地磕頭道:“小人不敢說謊,真是側妃娘娘強迫小人的,小人家里還有三百兩側妃娘娘給的銀票,有王府的印呢!再有…小人記得側妃娘娘腰上有個圓形胎記的…”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fg美人捕鱼技巧秘籍 福建11选五开奖顺序 牛彩网福彩3d图谜九 定投股票推荐 中国五分彩是什么 搜索河北省十一选五 黑龙江正好网11选五 广西快三销售额 新手炒股入门教程 五分彩玩法中奖说明 北京快三是什么彩票